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超級仙尊在都市 > 第558章 我要等不及了
 井成陽的雙眼,一下變得血紅了!拳頭攥的咔咔嚓嚓作響,神色猙獰的仿佛要張口吞掉燕無雙!只是下一刻他卻忍住一切,仰頭狂笑起來!“想要讓我在此刻亂掉心境,你做夢!不管秦洛在哪,他敢出現就是死,不管你說什么,下一刻你都是我的女人!想死,做夢!”

他抬手一股罡勁便就脫手飛出,打在了燕無雙的頭上,瞬間她的經絡就被禁錮,根本不能再動一下,哪怕說話都不可以了。

此刻想死,都成了最難的事情。

井成陽轉身便就盤膝坐在了地上,開始了覺醒,武神塔之中的每分每秒都是珍貴至極的,他雖說很想多羞辱燕無雙一會,但卻深知這里的時間浪費不得。

在他盤膝打坐入靜之后,他能清晰的感觸到,周圍空氣中藏匿的神秘氣息,更親近的開始打量觸摸他,就如一只只的手!很快這些氣息開始順著他的毛孔,朝他體內鉆入了。

只是這種鉆入,卻不是全身都在發生,似乎因為某些原因,他只有后背出現了這種怪異的情形。

井成陽想到了院長此前對他說的話,天賦的強弱,決定了覺醒神通的多少與強弱,越是天賦高的人,越能與武神塔之中的天星之力交融,而天星之力就是武神塔之中蘊含的神秘力量。

據說武神塔是五百年前天外降臨的神物!降臨在此處之后,曾有很多人想要收服,卻都無功而返,也有很多人想要激發其中的力量,但也都掃興而歸。

一直到了三百年前,圣院的創始人之一,云清散人以葵云陣法無意中激活了武神塔蘊含的力量,這寶塔才開啟了門,隨后覺醒神通的妙用被挖掘,武神塔也成了圣院的鎮院之寶!井成陽瘋狂的想要更多的融入天星之力。

但不管如何努力,卻只有后背在融入。

最后他只能心平氣和的接受,靜靜等待神通覺醒了!燕無雙看著他已經進入了覺醒的狀態,周身在浮動奇異璀璨的星辰之力,眼角不由無力的滑落出了淚珠,難不成今日,自己真要被對方踐踏?

而此刻武神塔的下面,所有人已經圍聚了過來,以至于武神塔前面那尚算寬闊的小廣場,都人滿為患,擠的水泄不通!空氣都像是變得稀薄,讓人有了一種窒息的感覺。

所有人的視線,都朝前看著,古山海講了一下關于武神塔的來歷以及神奇妙用,秦洛聽完之后,并沒說任何的話,便就抬腳邁入了武神塔。

而古山海、龐萬山與呼延浩天,則等在了外面。

雖說沒有進入,但看武神塔之上的靈光閃爍,就能判斷出,井成陽已經進入了六層,且正在六層覺醒,因為六層有不斷閃爍的靈光。

六層!這已經是極為恐怖的天賦了!若是沒招惹秦洛,怕是井成陽未來,定能成為圣尊級別的強者,只是此刻井成陽已經半只腳邁入了地獄!他廢掉了秦洛在圣院的所有親近之人,這已經徹底激怒了秦洛。

很快,井成陽就要被秦洛斬殺了吧?

所有人的腦海中,都不由涌現了各種兩人搏殺的場面。

進入武神塔之后,秦洛身后的門便就自行關閉了,整個寶塔像是凝成了一體,以他的紫云圣體,自然輕易就發現了空氣中浮動的神秘力量,閉眼感知幾息,再次睜眼,他不由眼中閃爍了幾分訝色!然后口中禁不住吐出了一個字,“咦!”

在秦洛上千年的修煉之中,他接觸過諸天萬界各種奇異的力量,但這武神塔之中的力量,他竟從未見過。

這種力量給他的感覺,就如海洋一般充斥在整個寶塔之中,而他就如浸泡在海水之中的魚,進入寶塔的一刻,就被這海水如數浸染,自己的一切,都在被這海水所感知所觸摸所窺探。

他所有秘密,仿佛都要泄露了。

更怪異的是,以他的手段修為,竟不能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他只能被動接受,這里面所謂天星之力的窺探觸摸,然后開始邁步朝二樓而去,一切很輕松,并沒任何的壓力,進入二樓之后,他又朝三樓而去,依舊輕松。

眨眼之間,他就到了五層!而五層已經成了一個分界線,具備很強天賦的人,一般都能進入這個樓層,而并沒什么真正天賦的人,則只能停步在此了,以前有很多修為高深的圣院弟子,被阻擋在這一層,而那些人后來的修為境界,也并沒達到很高。

武神塔之外,所有人目睹靈光在一層層不斷閃爍,一路到了五層,都不由瞠目結舌,震驚不已!也暗自對秦洛充滿了崇拜敬畏!心中更是極度好奇,秦洛最終能達到那一層?

很快靈光又開始閃爍了,秦洛進入了六層!而六層正是井成陽所在的樓層,在秦洛進入六層的一霎,所有人都瞬息屏住了呼吸!腦海中都開始浮現了兩人的身影,龍虎斗怕是立即要上演了。

六層之中,秦洛進入的一刻,就看到了那僵硬癱躺在地上,滿臉布滿淚花的燕無雙,她狼狽可憐的就如一朵暴風雨夜掉落在地的花,秦洛看到的一霎,雙眸的冰寒,就暴漲了!雖說他沒對這個圣院名花產生過什么男女念頭,但此刻燕無雙卻是因為他受難。

與此同時,燕無雙自然也看到了他,頃刻便就瞠目結舌的呆住了!怕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秦洛居然在自己絕望崩潰之中,神奇般的出現了!這出現真如救世英雄一般狠狠烙印在了她的心神!而那閉眼打坐的井成陽,此刻也感知到了有外人的進入,雙眼一下睜開了!看到秦洛的一霎,他愣了下,隨即眼神冰寒無比的道:“你是誰?

滾開!我乃是井成陽,我不想殺你!”

“我是誰你竟然不知道?”

秦洛聞言不由感到了幾分好笑。

一個對他恨之入骨,攪動圣院的人,居然面對面還不認識他?

“你不是想要殺我嗎,所以我就來找你了,現在,你趕緊殺了我吧,我好像有些等不及了。”

秦洛戲謔的道。

此話一出,眼前的井成陽便就眼中噌噌!涌現了鋒銳駭人的鋒芒!那鋒芒勝過刀劍,勝過烈陽!仿佛千錘百煉刀山火海之中淬出的刃口! 
天下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