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我的娘子可是絕世高手 > 第182章 要你一顆牙
    高黎早已在眼中看清了幾個人的戰斗力,大宗師不必多說,貨真價實。剛剛個大宗師被凌瓏逼退,而不是被凌瓏炸死,足以說明實力不俗。而那賈坤,看上去就有點寒磣了,竟然和高黎一樣,僅僅只是個大成修為。看來,這人平時主要活動大約都是去干壞事兒去了。

    賈坤眼看高黎他們進來,不由冷笑道:“高公子真是好大的威風啊,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這武國的皇帝呢!”

    高黎哈哈大笑,道:“如果我真是武國皇帝,你敢擅闖我家地盤,我早就把你們給宰了,還用得著在這跟你討什么說法?”

    “混蛋!竟敢冒犯王子!”兩位大宗師火冒三丈,他們雙拳變得火紅,竟如同燒紅的鐵塊一般。

    賈坤揮揮手,讓那兩位大宗師退下。他雖然自身修為不高,可也聽說過凌瓏的名號。‘玉面鬼’在江湖之中名聲響亮,可不僅僅只是憑借她好看漂亮,更重要的是,她真的如同鬼一樣心狠手辣。

    賈坤道:“高公子的話,本王子聽不懂,我能給你什么說法?”

    高黎將洪三牙推出來,道:“你的手下,跑到我黎莊去偷東西,被我家孩子撞見,竟然打斷了我家孩子的一顆牙。這件事,賈坤王子殿下,您敢承認嗎?”

    賈坤不屑地一笑,道:“我還以為是什么事,不就是個野豬妖嗎?高公子至于如此小題大做?高公子開個價便是,多少錢,我賠給你,何必如此大動干戈?”

    竟然痛快地承認了!

    高黎也笑了:“王子殿下爽快,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客氣了。有句俗話,叫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我家孩子掉一顆牙,我也要你一顆牙,您意下如何?”

    賈坤道:“那還真是不巧,昨天那兩個不成器的家伙已經被我趕回沙漠去了。不如,我給高公子點金子如何?”

    高黎道:“王子殿下,您腦袋兩邊那兩個窟窿是用來喘氣的嗎?我說的是,要您的一顆牙。”

    賈坤瞳孔微微一縮,道:“高公子,我身為使節,是你們皇帝的客人。你這么對付你們皇帝的客人,不怕你們皇帝怪罪嗎?”

    高黎呵呵一笑,道:“您究竟是有多慫才會把我們皇帝搬出來壓我?”高黎拍拍洪三牙的腦袋,說:“先是去我黎莊偷東西,又欺負一個孩子。我聽說你們拜火人部族眾多,您的部族知道他們的王子是這么一個慫比么?你們敵對部族的人知道他們的對手是這么一個慫比嗎?”

    高黎說著,凌瓏和諾諾卡已經一左一右走上前來。這房間里,對方是兩個大宗師。按理說兩個大宗師足以維護王子周全,怎奈對方一個大宗師一個竟然是至尊!如此段位壓制,轉眼間,那兩個大宗師便被徹底制住,動彈不得。

    在高黎的AR視覺之中,這位皇子的戰斗力甚至還不如他。高黎也是十分放心地湊了過去,抬手一點,徹底封住了他本就不高的真氣。隨后,他反手遞給洪三牙一塊鐵錠。

    “先說好,咱們是來報仇的,不是來泄憤的。打一下,要一顆牙,不許多打。”高黎吩咐道。

    “放心恩公!看我的!”

    洪三牙手握鐵錠,滿臉笑容地走上來。賈坤終于害怕了,他接連后退,喊道:“高公子!求您!我給您錢!”

    高黎則蹲在那里,吹著口哨,仰望天空。

    也正在此時,縣令和縣尉都沖了進來,正好看到洪三牙即將行兇。縣尉剛要喝止,卻被縣令一把拉住。兩人在這里數了五個數,只聽里面傳來一聲慘叫,縣令這才喊道:“高公子!且慢動手!”

    當縣令和縣丞跑進來,洪三牙已經從賈坤王子的嘴里拔出來一顆牙。再看那賈坤王子,半張臉腫著,滿嘴都是血。看到縣令出現,賈坤登時指著高黎吼道:“兇手在此!兇手在此!!!”

    縣令滿臉為難,他來到高黎跟前,低聲道:“高公子!你這又是何必呢?人家是拜火人王子,無論如何,好歹也是個客人。您如果只是隨便揍他一頓也就算了,可這滿臉是血,讓人不好辦啊。”

    高黎道:“沒事,你秉公執法便是,剩下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縣令聽高黎這么一說,心里也便有數。對縣尉點點頭,縣尉一揮手,幾個衙役走來:“高公子,對不住了,跟咱們走一趟吧!”

    “走吧。”

    “高公子請。”

    高黎、凌瓏、諾諾卡,以及洪三牙同時跟隨衙役離開。

    賈坤在后面看著高黎離開的樣子,高聲吼道:“你們是怎么當衙役的!他是兇手!捆住他啊!帶上鐐銬啊!你們這是迎親吶?”

    縣尉登時橫眉立目,道:“王子何出此言?如今事實不清,真相不明,高公子也僅僅只是嫌疑,我們將其帶回問話,若是有罪,定然給您一個公道,可若是無罪,我們自然也不能冤枉一個好人!還請王子殿下先治好傷,然后去縣衙錄個口供!”

    說完,縣尉便走了!

    房間里,僅剩下賈坤和他的兩個大宗師護衛。因為門已經粉碎,人來人往,誰經過都會看一眼。

    又過了好一陣,那兩個原本隱身在門口的護衛醒過來,固然大吼道:“有刺客!保護王子!說著,兩人沖進來,卻看到滿臉是血的賈坤。”

    “王子殿下!”

    啪!

    啪!

    賈坤兩巴掌將那兩人給扇了出去。

    “我要那個高黎死!死在監牢里!”賈坤吼道。

    然而,此時監牢里,縣令正一臉尷尬地看著木頭柵欄里的幾個人。

    至尊:凌瓏。

    大宗師:諾諾卡。

    這兩人隨便一個,只要動動手,別說這年久失修的柵欄,就算是整個縣衙都能給夷為平地。幾個人能象征性地坐在里面,那已經是相當給縣令面子。別的不說,也許在未來的某一天,他也可以去吹噓,他曾經把一個至尊和一個大宗師關了起來。

    當然,除非是他不想活了。

    對于這位聽說能和皇帝談笑風生,并且和公主關系非常密切的人,縣令可不敢有半點怠慢,他滿臉堆笑,和顏悅色的問道:“高公子,你有什么要求盡管吩咐,我定當全力以赴。”

    高黎搖搖頭,道:“縣令大人不必多慮,盡管秉公執法即可,高某絕對不會讓縣令為難的。”

    縣令趕忙搖頭,道:“不為難,絕對不為難!”

    開玩笑,跟高黎搞好關系,這可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機會!別人想都想不來的機會!

    發現高黎真的不打算要他做什么,縣令便告辭離開。柵欄里,高黎深吸了一口充滿了霉味兒的空氣,滿臉驚喜:“啊,原來這就是失去自由的感覺!”

    諾諾卡走過去,低聲問道:“東家,這件事,你是怎么安排的?”

    高黎神秘一笑,道:“這件事你從頭到尾都沒有參與,所以你不知道。凌瓏知道,你問她。”

    諾諾卡看向凌瓏,凌瓏輕輕一歪頭,微笑道:“我不知道耶……”

    “我知道我知道!”洪三牙手里還握著賈坤的一顆牙,高高舉著手喊道,“你打算讓我撞破南墻從這里沖出去!你說過,我的沖鋒無人可擋!”

    這孩子是讓雅雅忽悠瘸了吧。

    高黎道:“別急,咱先等等,如果今天不來人的話,我就可以確定,某個人中不中交。”

    然而高黎等的人并沒有讓他等太久,不到一個時辰,沙普爾便前來探監,看到高黎,兩人什么都沒說,雙手便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請交給我把,高公子。”沙普爾說。

    “就拜托您了。”高黎道。
天下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