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絕色老婆強無敵 > 第368章 大意了

        “你是什么人?是死榜的前輩嗎?”

    突然,從遠處走來兩個門衛,看了眼徐炎,有些懷疑的問道。

    上面交代了,今晚要有大人物到來,一定要做好迎接的禮儀。

    如果是平常這個時候,看到有個年輕人擅自闖進他們門派,他們可不會這種模樣。

    死榜?

    徐炎的嘴角微微翹起,看來還來對了。

    他的靈力輕輕一震,四周的空氣開始壓縮,讓這兩個侍衛臉色煞白,差點倒在地上。

    不用其他的手段,徐炎現在也已經進入中三天,天境的四轉巔峰。

    震懾幾個地境的人,還是很簡單的。

    “前輩,里面請,我們掌門已經在里面恭候了。”

    兩個門衛嚇得心中一震,剛才差點翻車,沒想到這么年輕的人,是死榜的前輩。

    “不著急,問你們個問題,你們門派這幾天有沒有多個年輕女人?長得還算不錯。”

    徐炎負手而立,面色淡漠的問道。

    “是有一個,那是掌門剛剛納的妾室,這幾天掌門天天和她在一起。”

    比較胖的門衛解釋道,畢竟這種事不算秘密,前輩既然問了,他肯定要回答。

    “恩,繼續在這里等候,還有人沒過來。”

    徐炎說完,身影就消失在這里。

    兩人也是感嘆這個年輕人的修為,如果他們能達到這個境界,女人和權利應有盡有。

    徐炎手上還有隱身的手鐲,他準備抽時間統一給自己的幾個打手。

    在地球這個現實的世界,眾神尸體作用還是很大的。

    所有人都被定格在天境的九轉,很多強大的gōng fǎ不能使用。

    眾神尸體上的特殊能力,就是制勝的關鍵。

    徐炎施展隱身的能力,尋找實力最強的氣息。

    既然是掌門,那實力肯定是最強的,張露瑩一定就在他的身邊。

    突然,他聽到了遠處的爭吵聲,立即走了過去。

    在一個華麗的大廳,張露瑩身穿著不整的衣衫,倒在地上抽泣。

    至于這里,除了一個中年人外,還有一個拄著骨頭拐杖的老頭。

    “掌門!我冤枉啊!”拄拐的老頭低吼道,“是這個女人先勾搭的我!”

    “錢流,你特么放肆!老子剛剛找的小妾,能看上你這個老頭?”

    陸添怒不可遏的吼叫,“老子念你是大長老,很尊敬你,你敢玩我的女人?”

    “掌門!我冤枉,是這個女人主動接近我,讓我支持她當掌門,她準備讓我殺了你啊!”

    錢流惡狠狠的指著張露瑩,“這個小丫頭心腸歹毒,我沒答應她,她就揭發我強迫她!”

    “嗚嗚!掌門,人家明明把第一次給你了,我不是那種隨便的人。”張露瑩哭著擦拭眼淚。

    “小心肝,別哭了!”

    陸添將張露瑩抱起來,笑著說道,“我罰他面壁思過三十天怎么樣?”

    “嗚嗚!掌門,我沒臉見人了,剛才肯定有人知道了,今后別說我,就連掌門的臉色也不好看啊!”

    張露瑩哭卿卿的擦著眼淚。

    “小心肝的意思是,讓我把他殺了?”陸添突然微瞇著眼睛。

    “還是我去死吧,大長老是門派的高手!”

    張露瑩撇開陸添,拿出一把bǐ shǒu就向自己的脖子襲去。

    可都到脖子邊了,陸添還沒有阻止。

    這讓張露瑩尷尬的楞在原地。

    “zì shā啊!小丫頭,你真是太天真了,你知道我和掌門有多少年的交情嗎?”

    錢流不屑的笑了下,“掌門這種人物,女人只是用來享受的玩物,你真以為掌門為了你這個垃圾會殺我?”

    “哈哈哈!”

    徐炎也忍不住的笑起來,這個張露瑩太搞笑了,能當上掌門的人物,沒點心機怎么行?

    “誰?”

    陸添和錢流突然一怔,立即喝道。

    徐炎顯出身形,笑著攤攤手,“張露瑩,你的小伎倆似乎不管用啊。”

    “徐炎!你竟然找到這里!”

    張露瑩眼中閃過一絲恐懼,隨后她陰冷的笑著,“我會成為你和你女人的噩夢!”

    說著,張露瑩拿出一張藍色符咒。

    “上等的轉移符咒?”

    徐炎瞬間爆發到極限,張露瑩的拿著符咒的右手開始凝結成冰。

    但還是晚上一步,她的身影消失在這里。

    “可惡!老子唯一的一張符咒竟然被她偷走了!”陸添看到這里,憤怒的低吼。

    “掌門,我早就說她的動機不純,不過……”

    錢流正說著,就將目光落在徐炎身上,那個女人的思維絕對不簡單。

    按理說遇到個仇人,肯定優先讓陸添解決對方。

    如果陸添沒有那么做,再施展符咒離開。

    但她卻毫不猶豫,看到這個年輕人就逃走,足以說明這個年輕人不簡單。

    徐炎的臉色有些陰沉,這次是自己大意了。

    早知道直接動手殺死她,現在還得繼續找她。

    ……

    另一邊,在遠處大山中,突然出現一個藍色的陣法,張露瑩從陣法中掉落下來。

    此刻,她滿臉痛苦的哀嚎,望著從手掌往胳膊蔓延的寒冰,她咬著牙,從身上拿出一把bǐ shǒu。

    目前只能狠下心,將胳膊砍下來,否則等寒冰蔓延到全身,她必死無疑。

    深吸一口氣,她用力斬下。

    叮!

    一聲清脆的聲音,她發現自己的bǐ shǒu竟然斷掉了。

    回過頭,她的面前站著一個戴著眼罩和手套的老頭。

    如果徐炎在這里,一定認識他,他就是導致柳家和竹家滅亡的罪魁禍首,黃泉。

    “可以啊小姑娘,身為一個女人,能做到這種地步,你是個狠人。”

    黃泉笑著蹲下身子,仔細觀察著蔓延的寒冰,他臉色一變,沉聲問道:“打傷你的人是誰?他是不是有個深藍色的眼睛?”

    顯然,他知道土御門真一已經死了,也知道他的那顆眼睛已經被人奪走。

    “看你的樣子應該是高手吧?打傷我的人叫徐炎,如果你能幫我報仇……”

    “徐炎!”

    黃泉伸手抓住張露瑩的胳膊,金色光芒一閃,張露瑩這條胳膊的衣服和皮肉消失大半。

    血肉模糊,有的地方都露出白骨。

    “啊!”

    極度的痛苦傳遍張露瑩的全身,她倒在地上抽搐著。

    “我是在救你,你看看,至少你的胳膊保住了。”黃泉笑著拍了下張露瑩的肩膀,“孩子,你和徐炎是什么關系?”
  
天下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