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鎮天棺 > 第六百四十八章醋意
林白是經不起我威脅的,因為我們雙方的立場不一樣,真要是遇到了難事,我拍拍屁股走人那是很正常的事情,說到底,我也只是一個普通公民而已。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也只是一個道德口號而已,而沒有強制性,更何況此事還真超出了我的能力。
而林白不一樣了,他們可是公務人員,有困難要上,沒困難也要上,就算是上去了馬上要死,他們還是得上,這是他們的天職,這是他們的義務。
所以我應該是在他們面前當大爺才對,是他們求著我啊,可是我之前被忽悠了,反倒是我自己操心操力,皇帝不急太監急,什么事嘛。
于是乎,我這個條件林白就答應下來了,他們不可能只在小仙女身邊安排了男性工作人員的,女性其實更多。
不知道林白是怎么安排的,第二天一個女生就跟我接頭了,這個女生的名字叫做小麗,我記得是一個很瘋狂很激進的大學畢業生。
據說她剛大學畢業不久,實習的時候受到了上司的騷擾,所以直接把上司給告了,贏是贏了,但實習工作也丟了。
所以小麗就出來旅游了,在旅游的過程中聽說了小仙女的故事,就驚為天人,對小仙女極其的崇拜,頭腦一熱就親自來了。
等到看見了小仙女,看見了她在做的事情之后,更是感動不已,當場就決定留下來追隨小仙女,她甚至多次在公共場合宣揚一些比較極端的思想,比如把小仙女說成是女權斗士,是女性不輸于男兒的見證,是圣人,是活神仙等等。
她這些激進的思想在粉絲群體之中受到了極大的爭議,有人認為她太激進了,也有人覺得她說的很對,兩派之間斗爭多次,吵鬧無數。
所以當小麗跟我接頭的時候,我是真傻眼了,我沒想到林白他們對于小仙女粉絲群體的控制是如此之深,這思想狀態完全是他們控制的啊。
“劉先生,怎么樣,是不是完全沒有想到”
“是,太不可思議了,我猜測了好幾個人,但是沒想到是你”
“那說明我的偽裝我的演技是很不錯的”
“我有一個問題····”
“劉先生是想問我平時那些激進的話?”
“沒錯,我真覺得那是你發自肺腑的話,不像是假的”
“本來就不是假的,只不過那些都是我玩剩下的而已,我在大學里就是這種積極分子,不過我早就醒悟了”
“原來如此,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故事”
“我的故事可多了,劉先生有興趣深入了解一下我嗎”
“額,這個,工作要緊,工作要緊”
面對小麗的那火熱目光,我竟然退縮了,哎,失敗啊。
“嘻嘻,劉先生果然是正人君子,其實你撩那小仙女的手段真的很low,手段太生疏了,一看就知道沒談過戀愛的人”
“額,我表現有那么差嗎?”
“當然,你的表現是瞞不住情場老手的,不過小仙女那邊也和你一樣,沒有感情經歷,所以算是歪打正著”
“這樣啊,那我就放心了,看來接下來還得是你主導一下節奏”
“上面已經跟我說了,我知道怎么做,我們要演一段戲,讓那小仙女吃醋嘛”
“額,算是這樣吧”
我咂舌,這小麗不愧是情場老手,這也有些太直白了吧,受不了啊。
“那劉先生準備怎么演”
“這個得看你的意思,我來配合你”
“配合我啊,那我的要求可不少,這演戲嘛,得分層次,比如演什么像什么,這只是基本操作,真假難辨,那才有點挑戰性,最成功的自然是假戲真做了”
“咳咳,小麗,不要開玩笑,我們這是在談正事”
“我也沒開玩笑啊,我是認真的,那小仙女有多神奇你是知道的,而且女人在談戀愛的時候雖然智商會成零,可是當情敵出現,要吃醋的時候,智商能暴漲一百倍你信不信,要是不玩真的,怎么能騙得過她”
“這個·····”
“你一個大男人還拍吃虧?”
“我是怕你吃虧,女孩子總得注意一下名聲”
“哈哈,劉先生,上面跟我說你是一個老古董,我還不信,沒想到你是真的啊,現在什么年代的,以前拉拉小手就要非你不娶的時代早就過了,別說是拉手了,就算是生米煮成熟飯,煮成爆米花了,該分還得分,再說了,我也不吃虧啊”
小麗笑嘻嘻的說道,這可不是她胡說八道,而是社會事實如此,她以前也有過多個前任,該做的都做了,反倒是那些前任不管是相貌氣質還是為人處世,連眼前這人的十分之一都達不到,談戀愛,她可不吃虧。
“你說的有道理,按你說的做,但是前提說一下,劉某此時恐怕沒有什么男女之情,只是為了任務而已,希望你能明白”
“我明白,上面叮囑過很多次了,讓我不要動真情,你放心吧,我不會纏著你的”
“那就好,那就好”
“嗯,你做好準備了嗎”
“隨時準備著,什么時候可以開始”
“下午吧,今天下午我會做一點好吃的,給你送去,你可得給面子”
“明白,我知道怎么做”
我點點頭,隨即,小麗跟我說了一下細節,是關于如何引起誤會的,要的就是別人誤會。
于是乎,下午的時候,小麗羞澀著臉,當著眾人的面給我送了她親手做的點心,這一次我沒有拒絕,而是接受了下來,并且當眾夸她做的點心好吃,還主動分給那小仙女。
送點心只是一個開始,隨即,小麗開始猛烈的女追男把戲,比如我打籃球時,她會出現在場上,瘋狂的叫好,比拉拉隊還拉拉隊,間隙更是送水送毛巾。
晚上送宵夜陪散步,再送一些親密的東西,比如男人的皮帶,男士香水,手套等等,一件接著一件。
而且每件事都是光明正大的進行著,人越多,她就越來勁,可每一次她都非得裝作十分羞澀的樣子,感覺就像是一個情竇初開的小女生,這種做派,也讓人難以拒絕。
而鄭國明等人在在粉絲群體里不斷的炒作氣氛,轉移輿論,甚至還有人故意主動把這些動作透露給小仙女聽。
小仙女一開始無所謂,因為主動對我示好的女生不少,從一開始就有,不過我基本上沒理會,一心撲在她身上。
可是隨著事情的發展,她發現我在她身上花的心思越來越少,我和小麗的緋聞越來越多,小仙女心里面就開始不是滋味起來了。
尤其是當她看見我之前送的那些東西時,更是有種怒火燒心的感覺,好像是被人背叛了一樣的感覺,以前在一起的點點滴滴,都在心頭浮現。
于是,連小仙女自己都不知道,她對小麗的態度慢慢的變了,有一種厭惡的感覺,連她那些激進的話都覺得無比的虛假,對于她的追隨和工作也失去了耐心,一點小錯就會很生氣,脾氣在日漸的敗壞。
而她這一些吃醋的表現我們是看在眼里的,所以小麗越來越大膽了,最終,在一次散步回來的時候,小麗在小仙女的門口,墊起腳尖,在我臉上親了一口,然后羞澀的跑開了。
“金洋····”
一聲尖銳的聲音傳來,我一抬頭,小仙女正在門口看著我,臉色有些發白,眼神有些黯淡。
“小仙女,怎么了”
“進來,我有話跟你說”
“好”
我點點頭,很自然是走了進去。
“你跟小麗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
“還怎么了,你之前跟我說喜歡我,我是你的劫,這才多久,難道你就是這樣對我的?”
“咳咳,那個,小仙女,聽我一句解釋,關于小麗,你可以去問問別人,我一直都是在拒絕的,我跟她說過很多次,我不喜歡她”
“不喜歡她,你還讓她親你,還有她送你的皮帶,香水,手套,這都算什么,啊,你說啊”
“你看···”
我掀起衣服,皮帶依舊是我之前的,香水我也沒有抹,手套之類的小玩意我更是沒帶在身上。
“為什么”
“哎,我實話跟你說吧,小麗這個人你也知道,她很激進的,她跟我說過,想讓我給她一次機會,如果我不答應,她就要做極端的事情,這讓我有些猶豫,如果她真的出事了,我是不是得承擔責任”
“什么,她敢這樣?”
“你別生氣,你也知道,小麗是個不諳世事的小女生,在學校里把那些愛情故事讀多了,腦子有問題了,所以才會如此極端,所以我正想找你商量呢,小麗怎么辦”
“我····”
“哎,拒絕也不行,答應也不行,小仙女,要不然,你把小麗送走吧”
“哼,送走一個小麗還會有別的女人出現,一旦他們知道你如此善良,紛紛用自己來威脅你,怎么辦”
“這個,說的也對,那怎么辦,這事可得慎重,不是我自戀,這段時間以來,偷偷跟我示好的女生可不好,要是她們有樣學樣,哎,煩死了”
“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她們知難而退”
“怎么個知難而退法,你快說啊”
“那就是宣告,你已經名花有主了,我看她們還要不要臉”
小仙女臉色鐵青著說道,一想到那些浪蹄子,她就沒由來的煩躁,一段美好的感覺就這樣被她們給破壞了。
天下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