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說 > 飛劍問道 > 第四篇 第三十二章 成親
    秦云看向那七本猶如玉石雕刻的書籍,拿起一本,上書有‘星光’二字,翻看一看,這書頁柔軟也有流光,一頁頁密密麻麻記載著一門劍訣,并且還有一張張配圖,秦云估摸著都是劍老人親自所繪,每一幅圖都有著撲面而來的劍意。

    “好厲害的劍訣,這一門劍訣直指劍意極境。”秦云驚嘆道,“只是參悟天道意境,各人都有各人的感悟,參照前人,最多勉強感悟一絲意境。越往后差別只會越大,根本不可能感悟同一種劍意極境。”

    像秦云的‘煙雨劍意’,當初修行‘游絲斜陽劍訣’,就是因為發現比較相似。

    可越往后,差別只會越來越大。

    “學這劍訣,能掌握劍意么?”伊蕭問道。

    “劍老人應該是有心留下傳承,所以記載劍訣非常詳細。”秦云點頭,“僅僅掌握一點意境的皮毛,還是有望的。”

    秦云又翻看了其他六本典籍。

    七大劍訣,星光、殘月、烈陽、玄機、天變、暗影、無形,每一本劍訣都直指劍意極境!甚至七大劍意結合,更可形成完整的‘七殺劍道’。

    “按理說,只要達到劍意極境,再進一步,便是入道了。”秦云說道,“而劍老人卻是七種劍意極境,難怪最終匯聚合一的七殺劍道那般厲害,都越階斬殺過一位魔神。不過,這是他的道,卻不是我的道。”

    伊蕭在一旁擔心道:“秦云,讓你分心參悟七種劍意,會不會影響你修行?”

    “不影響。”

    秦云笑道,“心誠于劍,心誠于道!我是不會走什么劍陣道路的,對我而言,一切劍意都是天道意境的一部分,參悟的越多,也只是讓我積累越深,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其他劍意悟的越多,汲取之,最終我的煙雨劍意也只會越來越強。”

    “對了,我試試看,看劍老人所布陣法有沒有破綻。”秦云說道,收起七本典籍便走出石室,伊蕭也跟著一同出去。

    秦云隨意走到花園的其中一處角落。

    “破。”

    劍意領域直接領眼前的石壁開始粉碎,嗤嗤嗤,直接挖掘一條通道。

    秦云帶著伊蕭前行,一路厚厚巖石不斷粉碎。

    “意境領域用來挖礦,倒是快的很。”伊蕭笑道。

    “你厲害,讓意境領域高手來挖礦。”秦云也笑了,不過僅僅挖了數十丈,秦云和伊蕭便看到前方是陣法光芒流轉了。

    “破。”

    放出飛劍。

    連續施展數次飛劍之術,都撼動不了陣法,秦云只能搖頭:“的確不留一點機會,算了,現在我們還是為將來打算吧。”

    “為將來打算?”伊蕭疑惑。

    “我們得有一個住的地方吧。”秦云笑道。

    “嗯。”伊蕭想到什么,臉微紅。

    ……

    以修行人手段,自然在厚厚的巖石中挖出了一座洞府來,有廳,有屋,有靜室,也有門窗。

    秦云、伊蕭二人一同行動,卻都有一種幸福感,因為這是他們倆的住處。

    “好了。”秦云、伊蕭二人都站在廳內看著這住處。

    桌、椅、床等等都弄好了。

    “我住在這間。”伊蕭選定一屋子。

    “我就這間。”秦云則是僅僅在旁邊。

    伊蕭點頭,同時她走到秦云的屋子內,從乾坤袋內卻是拿出了一些被褥等物,讓一旁的秦云驚訝萬分:“這這……”

    “我在外游歷天下,住客棧時,我可不喜用客棧的那些被褥,都是隨身攜帶的。”伊蕭臉微紅,“怎么,嫌棄么?那我拿走好了。”

    “不嫌棄,不嫌棄,現在一百萬兩銀子買一床被子我都買,可沒處買。”秦云連坐在被褥上,聞著淡淡的香氣,知道這是伊蕭用過的。

    伊蕭臉微紅,轉身就回到自己那間屋子了。

    她當初在外游歷,可不會僅僅帶一床被褥,甚至還有些生活器具都是帶著的,至于秦云?倒是沒這般心細,如今倒是占伊蕭便宜了。

    ******

    接下來的日子。

    二人朝夕相處,這里仿佛世外桃源,也沒旁人,只有他們倆。

    什么世俗規矩都離他們倆很遠。

    他們每日修行,論道,以及閑聊。

    一日。

    二人在花叢旁依偎坐在一起,伊蕭靠在秦云懷里。

    “伊氏是千年大家族。”伊蕭輕聲說著,“族人太多了,整個縣城幾乎處處都是伊氏族人,我爹將我拋棄后,我孤零零一人……幸好后來煉氣有成,日子才好過些。在沒嶄露頭角前,族人們可沒幾個在乎一個我這種沒爹沒娘的小女娃娃,像我二叔,說是二叔……實際上他修行天賦頗高,我小時候他便是先天實丹境,在煉氣有所成之前,我都沒見過我二叔。”

    秦云在一旁聆聽著。

    “就是在神霄門,也只是正常師徒教導,師父也有自己的修行,偶爾指點我罷了。”伊蕭道,“隨著我逐漸長大,才有更多師兄師弟們來獻殷勤。”

    “因為伊蕭你長的漂亮。”秦云笑道。

    “你也因為我長得漂亮?”伊蕭看向秦云。

    “天下美女多的是,我也沒喜歡其他誰啊。”秦云連道。

    伊蕭一笑,沒多問。

    二人有一嘴沒一嘴的隨意聊著,天南地北,怎么開心怎么聊。

    “伊蕭。”秦云忽然道。

    “嗯?”伊蕭應了聲。

    “等我們出去,我就上門提親,怎樣?”秦云開口道。

    伊蕭一怔,她坐直身子,眼睛泛紅看著秦云:“提親?”

    “嗯。”秦云看著伊蕭。

    “為何非要等到出去?”伊蕭問道。

    秦云一愣,喃喃道:“難道,在這?”

    伊蕭輕聲道:“這世間,我不在乎其他誰,我只在乎你一人。你我成親,為何還在乎他人?”

    秦云看著伊蕭,他明白伊蕭的想法。

    “哈哈,倒是我太在意世俗之見了。”秦云也笑了,“你我都是修行中人,何必太在乎其他?這里猶如世外桃源,且又是仙府,你我便在這成親!”

    “嗯。”伊蕭點頭,她早就準備好了,畢竟除了秦云,她也不可能嫁給他人。

    ……

    當即二人開始靜心準備。

    幸好花園中有許多花瓣,也可以點綴,將婚房也弄的頗為喜慶。

    之前在仙府也有很多收獲,各種法寶、天地奇珍用來點綴,令住處都美輪美奐,猶如仙家洞府。拳頭大的仙石、用來點火的‘東海蛟油’,樣樣都奢侈的很。沒辦法,秦云他們也找不到便宜的普通的。

    二人身上衣袍都是法寶衣袍,都變成大紅色衣袍。

    一副道祖像則是掛在了廳正中墻上。

    秦云、伊蕭相視一眼,笑著同時跪下。

    “道祖在上,弟子秦云,愿娶伊蕭為妻,愿我二人白頭偕老,永不分離,”秦云屏息說道,這一刻,他感到緊張,也感到了溢滿全身的喜悅。

    伊蕭也道:“道祖在上,弟子伊蕭,愿嫁給秦云為妻,生生世世不分離。”

    跟著二人起身,彼此相視。

    “夫君。”伊蕭輕聲道。

    “娘子。”秦云握著伊蕭的手。

    二人入房。

    燭光照耀,秦云和伊蕭二人又喝了交杯酒。

    “洞房花燭夜,娘子,該歇息了。”秦云道。

    伊蕭輕輕點頭。

    秦云一拉伊蕭,伊蕭便倒在床上,她臉紅又緊張,低聲道:“忘夫君憐惜。”

    這一夜,自然是被翻紅浪,琴瑟和鳴。
天下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