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說 > 飛劍問道 > 第二十篇 第七章 時空潮汐
    “見過蓐收道友,句芒道友。”秦云也客氣道,接下來去混沌時空縫隙可是要有一場大戰,這兩位將是自己的生死同伴。

    木神句芒,一身青袍,頭發皮膚都是青色。

    傳說中他的真身原形就是一株大樹。

    “秦劍仙。”句芒笑著點頭,“我可是早就聽聞你的威名,煉化蚊道人,橫掃三界天魔,一樁樁事讓我都欽佩的很,到今日,總算得以一見。”

    “敢這么和魔道對著干,三界誰不欽佩?”蓐收笑道,“我們別站在這了,進去坐下說。”

    秦云也笑著和蓐收、句芒一同入內。

    蓐收的洞府因為是在混沌中,也頗為冷情,只有少許些弟子仆從,這些弟子們仆從只能在洞府內生活,要去三界都得蓐收送他們去。

    洞府一院內。

    秦云、蓐收、句芒分而坐下,飲酒談論。

    “在混沌中的確感覺不一樣。”秦云仰頭看著洞府外的無邊混沌,甚至體悟天地,感受到的也不再是三界,而是更廣袤浩瀚的混沌,“難怪蓐收道友、句芒道友你們都隱居在這混沌之中。”

    “我倆都是出生在混沌中,在混沌中修行也更適應。”句芒笑道,“也不喜三界內爭斗,所以就長居在混沌中。”

    “在混沌中修行悟道,是不一樣。”秦云感應著。

    “三界就是混沌中誕生,混沌運轉的規則,比三界天道更浩瀚。”蓐收說道,“像你師尊的誅仙陣四柄神劍,還有三界中的其他先天至寶,青萍劍、造化蓮子等等幾乎都是在混沌中孕育而生。我們這些混沌神魔,也是混沌中孕育。”

    “一出生,我等就執掌圓滿大道。”蓐收感慨,“那些先天至寶,一孕育出來,就蘊含完整的一條圓滿大道。連盤古大神,也是混沌中孕育出來的。相比于三界,混沌才更神奇。”

    秦云微微點頭。

    “這些大道,都在混沌中能誕生,也都是混沌運轉規則的一小部分。”蓐收說道,“在混沌中修行,自然不同。”

    “嗯。”

    秦云抬頭看著無邊混沌,“處處皆有規則,黑暗魔淵有魔道天道,三界大多地方也有三界天道。這混沌中也有運轉規則。”

    “說實話,我剛成散仙那段時間還想過,三界內有散仙之劫,那三界外,會有天劫嗎?”秦云笑道,“如今卻知道,在哪都躲不掉。”

    “哈哈,在混沌中若是能躲得掉,你師尊早送你出來了,那些曾經修行‘散仙’的混沌神魔也早就出來躲了。”句芒笑道,“在最早期,我等混沌神魔可就是在混沌中修行,三清他們也是在混沌中參悟道家修行法門,仙佛諸多法門,都是在混沌中就開始有的,散仙之劫,在混沌中自然同樣會降臨。”

    秦云點頭笑著:“躲不掉,躲不掉啊。”

    “修行本就不易,每一點進步都很艱難。”蓐收也說道,“當然秦劍仙你修行是突飛猛進,比我們這些老家伙快多了。”

    “能度過散仙之劫再說吧。”秦云說道,“對了,這次前往混沌時空縫隙對付那異界強者,可有什么詳細計劃?”

    “那異界強者的情報太少。”蓐收說道,“只知道他擅使一錘,力大無窮。這情報我們不能全信,說不定這是異界強者迷惑外界的手段,他的真實手段完全截然相反也是有可能的。我請秦劍仙來,就是以防萬一。”

    秦云微微點頭。

    “不管怎樣,時空潮汐中的異界強者再厲害,也是天道境以下!有秦劍仙在,我們首先能立于不敗之地。”蓐收說道。

    “蓐收道友倒是信我。”秦云笑道,“只能說,我會竭盡全力。”

    “我當然信秦劍仙你,三界公認,在大道圓滿中論護身手段你排第一。”蓐收說道。

    一旁句芒笑道:“哈哈,秦劍仙,我進去倒是不怕死,畢竟我還有分身!本尊戰死,分身也能慢慢修煉恢復。蓐收他可是僅有這么一尊真身,他去混沌時空縫隙是真的要搏命的,他請秦劍仙你來,也是將性命寄托在你身上了。”

    秦云微微點頭:“我此去,同樣是搏命。”

    他和蓐收都是真身,沒分身手段。

    木神句芒是有分身的,而且他的分身還很奇特,因為本體是一株大樹!只要分出些許枝杈或者些許根須,就是分身了。本尊戰死,枝杈就能慢慢修行經過漫長歲月成為新的木神句芒。這也是木神句芒愿意去混沌時空縫隙的原因之一。

    “我們倆都是要拼命的。”蓐收笑著,“一直茍活也沒意思,還是得拼一拼,修行路上還是有很多值得我們拼一拼的。”

    “我沒那么灑脫,若是得了長生逍遙,我可不會這么輕易就進去。”秦云笑著。

    “哈哈哈……秦劍仙當真干脆。”蓐收大笑。

    ……

    他們三個閑聊著,聊著這次的目標,也談論應對的一些計劃。

    不同的情況,不同的計劃。

    他們三位聊了兩個多時辰才一切妥當,一同出發。

    “嘩。”

    他們三位在混沌中趕路,不斷跨過遙遠的時空,離三界也越來越遠。

    秦云對三界的感應也逐漸微弱,若是無法感應到三界,就有迷失之危了。

    “前面就是混沌時空縫隙。”金甲蓐收說道。

    秦云也看到了。

    一座龐大陣法籠罩著那里。

    “陣法是女媧娘娘為主,三位道祖輔助,聯手布置而成。”金甲蓐收說道,“我們三界周圍區域發現的九處混沌時空縫隙,每一處女媧娘娘和道祖他們都聯手布置下大陣。若是有異界來客從混沌時空縫隙中來到我們這里,就會陷入大陣。天道境以下的來客,面對女媧娘娘他們聯手布置的大陣,一點反抗余地都沒有。”

    秦云點頭。

    的確夠狠。

    天道境以下才能通過混沌時空縫隙,可一過來,面對的就是幾位天道境聯手布置的大陣。

    “走,我們進去。”金甲蓐收說道,秦云、句芒也跟著。

    龐大陣法有陣靈,陣靈也知曉蓐收、秦云、句芒他們三位是自家人,自然不阻擋。

    嗖嗖嗖。

    輕易進入大陣,秦云便看到了。

    一條巨大的時空縫隙在混沌中,秦云、金甲蓐收、青袍句芒他們三位相視一眼,便一同飛入其中。

    秦云透過煙雨劍施展的‘煙雨領域’時時刻刻籠罩著周圍,金甲蓐收、青袍句芒也都各施領域手段環繞周圍,三重領域手段彼此都不排斥,相互配合,一同護住周圍。

    “轟隆隆~~~~”

    飛入時空縫隙后,進入是一片廣袤的無邊無際時空潮汐,潮汐陣陣。

    秦云、金甲蓐收、青袍句芒一同在飛行。

    “在這只能慢慢飛,千萬不能穿梭時空。”金甲蓐收笑道,“一穿梭,就會被時空潮汐給卷到不知道哪去了。”

    “按照探查的情報我們得逆著潮汐方向,飛足足六十多年,才能抵達目的地。”青袍句芒說道。

    “慢慢飛吧。”秦云笑著。

    他們三位有耐心的飛著,他們三位境界都非凡,都不受周圍時空潮汐的席卷。若是實力弱者,在這時空潮汐中一卷,就卷到不知何處了。

    飛行了數日后。

    “看,那里也有一道時空縫隙。”金甲蓐收指著遠處。

    秦云遠遠看去,一條巨大的時空縫隙在遠處穩定存在著,那縫隙內還透著紫色光芒。

    “那縫隙,或許就連接著一個類似三界的地方。”金甲蓐收笑著,“不過不進去,誰也不清楚到底有什么。”

    “鉆進去,說不定就是陷入異界天道境布置的陷阱了。”秦云說道。

    “所以得小心,小心才能活的久。”句芒笑道。

    他們一路飛行前進。

    時空潮汐無邊無際,他們仿佛三條魚兒在逆流而上,終于在耗費了六十八年后,抵達了目的地。
天下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