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說 > 飛劍問道 > 第十二篇 第十五章 和女兒的初次見面
    夜里,秦云悄然離開了胡家莊,來到十余里外的一座無名小山上。

    “呼呼呼。”道之領域下,直接從大山中挖出一塊大石,這大石懸浮在半空,一震,無數碎石亂飛,一座頗為精致的石屋就顯現在半空中,屋檐、門窗上的雕花也都頗有韻味,石屋緩緩降落,地面自然變得平整,和石屋剛好契合。

    前后僅僅十余個呼吸時間,一座石屋出現了。

    同樣的手段,石桌、石椅、床鋪等物一一出現。

    “暫且住在這吧。”秦云在屋子里面,從兩界圖中也拿出了些生活器具,石屋內也有了幾分生活氣息。

    走到石屋門口,遙遙眺望遠處十余里外的胡家莊。

    這么點距離,秦云的道之領域都能隨時覆蓋,若是有意外出現,一柄飛劍出,十余里瞬間便到!

    ““女兒找到了,可是,該怎么救出去呢?”秦云微微皺眉,一翻手拿出傳訊令。

    嗡。

    傳訊令顯現出褚負館主之前給的詳細情報。

    “黃袍尊者將一群記名弟子,以妖族弱肉強食的篩選法子,來篩選真傳弟子。而且還不喜手下們影響弟子們的爭斗。”秦云暗道,“不過,哪有絕對的公平?”

    “這群記名弟子中,有一小半,都是戰將護法們的家族后裔。”

    “畢竟黃袍尊者真傳弟子的身份,比一般護法地位都要高些,特別是那些妖族的戰將、護法們,更加主動讓家族后裔們來爭。即便知曉死亡的可能性很大,依舊讓他們來爭。”

    “弟子之爭,彼此廝殺,戰將護法們都是嚴禁出手的。否則一位戰將,輕易就滅掉大群記名弟子了,那不是競爭,而是屠戮。”

    “可是一些不起眼的手段,卻是有的。”

    “親自教導家族后裔……甚至暗中安排些歷練,甚至歷練中得寶。讓這些弟子們成長的更快。對這些,黃袍尊者卻是從來沒理會過。”秦云皺眉,“如此一來,這些有背景的記名弟子們,成長的更快,寶物更多,在最終爭奪中希望也更大。”

    “不過三百九十二名記名弟子,只有三個真傳弟子名額,終究慘烈的很。”秦云并不喜歡這種弱肉強食的篩選。

    完全可以通過其他方法,比試?考驗?種種手段來選出自己想要的真傳弟子,這也是人族常用的法子。

    黃袍尊者卻是讓如養蠱般,讓這群記名弟子們自相殘殺。

    “即便我幫我女兒,要成為最后三個真傳弟子,希望都渺茫。因為我女兒年齡太小,那些記名弟子中,年齡大的都修行數百年了。修行時間都不一樣,這弟子之爭,從一開始就不公平。“

    “可要帶走女兒……”

    秦云煩惱了。

    “怎么帶走呢?”

    “真正成為護法,了解了規矩后,才知道在天狼大陸進出是何等的難!戰將、護法們是能隨意進出天狼大陸。可是天狼大陸普通子民們,在沒有尊者的允許下,是禁止出去的。”

    “這群記名弟子,如今正在進行弟子之爭,戰場就是在天狼大陸內,就更加禁止出去了。”

    秦云搖頭。

    “我不可能帶著女兒,沖出天狼大陸外圍陣法!那是連天兵天將都能阻擋在外的大陣。“

    “女兒又沒法主動出去?”

    “硬的不行,只能來軟的?”秦云思索著。

    天狼大陸是和外界完全隔絕的,大挪移都沒用!

    一邊思索著……

    一邊站在山上,遙遙看著遠處胡家莊,看著自己女兒。

    *****

    接下來日子,秦云一邊暗中守護著女兒,一邊修行著。

    他畢竟剛突破到‘道之領域三百里’,突破了瓶頸后,自然可以繼續提升,他潛心參悟貪狼星君的劍術,每一天他都收獲極多,不斷融入自身的劍道中。

    劍道境界的提升,對自創劍仙元神法門幫助也很大。

    之前就有了大概雛形。

    而如今,境界媲美些天仙四五重天,自創的‘凝練劍仙元神法門‘也越來越完整,甚至都可以試著去凝練元神了,只是上次失敗,讓秦云更加謹慎,也想要將法門創造的更完美。

    “嗯?”

    在暗中守護女兒的第六天。

    盤膝坐在石屋前靜修的秦云,陡然睜開眼,他的道之領域察覺到女兒離開了胡家莊。

    “咦,她在朝我這趕來?”秦云有些錯愕。

    龍族少女此刻飛行在云霧中,很快就降落在這座大山中的一處峽谷內,峽谷常年有霧氣籠罩,難以看清峽谷內場景。

    在峽谷內。

    龍族少女一伸手,巴掌大的一柄小劍迅速變大,變成三尺長劍。

    “咻咻咻。”

    立即開始練起了劍法。

    劍走靈動,并且殺機潛藏。她施展劍法下,峽谷內許多山石都炸裂,不過聲音卻都完全隔絕沒有傳出來。

    “這霧氣乃自然凝聚而成,這里的確是一不錯練劍的地方。“秦云一笑,仔細看著女兒的劍術。

    “我女兒的劍道天賦,可真高啊。”

    “她今年才多大?就有如此劍術?”

    秦云看的又驚又喜。

    ……

    峽谷中。

    少女正在盡情練劍,胡家莊終究小了些,她修煉的乃是肉身成圣法門,盡情施展劍術時,也需要空間足夠大,這處峽谷卻是足夠了。

    “咻咻咻。”

    施展劍術下,劍氣四射,令周圍山石碎裂。

    “小姑娘,劍術不怎么樣,動靜倒是不小。”一道聲音響起,在峽谷中回蕩。

    龍族少女心頭一驚:“有人?”

    她朝周圍看去,只見遠處,霧氣中一道身影走了過來。

    “嗯?我的道之領域竟然沒發現他。“龍族少女暗驚,她仔細看著,來人是一位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布衣男子,他微笑著,他的眼神讓龍族少女莫名感到一絲親切。

    這種親切感,讓龍族少女反而警惕起來。

    “我怎么會對他感到親切?是魅惑之術么?”龍族少女很警覺,“而且我感覺不到他的絲毫氣息。”

    如果閉上眼,只會覺得眼前并沒有生命存在。

    “連他的氣息都察覺不到,我和他的差距很大。“龍族少女當即乖巧行禮,”晚輩見過前輩。“

    天狼大陸終究強者如云,無意中碰到強者也很常見,只要別碰到那群師兄師姐們就好。

    “小姑娘,你叫什么?”秦云微笑問道。

    看似他很隨意瀟灑,實則心中卻很緊張。

    這就是自己女兒啊!

    看著她的模樣,她的眼神,她臉上的傷口。

    這些年,她獨自一人吃過很多苦吧。可惜自己之前都不在。

    “晚輩……“龍族少女猶豫下,道,”龍九。“

    “龍九?”秦云笑笑,直接道,“我剛好在這山上修行,就看到你這小姑娘在這練劍,我平生最好劍術,看你練劍,實在忍不住,實在是錯漏百出。”

    “錯漏百出?“龍族少女驚愕。

    她對自己劍術很自信,畢竟她學的劍道典籍,都是黃袍尊者給她的,雖然不及貪狼星君劍術,卻也也頗為厲害。

    她自身在劍道上的天賦也極高。

    “不信?”秦云一伸手,遠處水流飛來,直接凝結成一柄冰劍,“來,你我試試看。”

    龍族少女卻心中一動。

    自己走運了?

    碰到前輩指點了?

    “前輩小心。”龍族少女乖乖行禮,當即便出劍刺來。

    咻,一劍輕靈極快,直接刺向秦云。

    “啪。”

    冰劍隨手一拍,便將那一劍給拍到一旁:“太直接,劍勢是需要蓄勢的,殺敵只要最后一剎那,蓄勢更顯功夫。”

    龍族少女一愣跟著連施展過來。

    “嘭。”

    “你力量是大,但力量不是這么用的。”

    “噗。”

    “這一劍婆婆媽媽,一點不干脆利落。”

    秦云如今的劍道境界,整個天狼界也只有褚負館主能和他一比,欺負一個元神境一重的小姑娘,簡直是大人欺負嬰兒,在他眼中處處都是破綻,隨意破之。

    ……

    寶象宮中,一處殿廳中。

    一處處場景懸浮顯現,三百多名記名弟子的場景都顯現著。

    有一群修行者在這長期觀看著。

    ‘弟子之爭’,也是尊者極為重視之事,他們自然要好好看著!

    “快看,那個叫依依的龍族少女走運了。”

    “她走運了?”

    不少修行者疑惑看向那一場景。

    場景中,龍族少女依依的劍術,不斷被秦云一一破解。

    “那不是新晉的護法秦云么?也是問道劍館的劍師,聽說褚負館主邀請了一群戰將護法給他接風呢。“

    “這護法秦云,聽說凡俗之身,劍術卻是高深莫測。這個龍族少女終于走運了,碰到這位護法指點她。”

    這些修仙者們夸贊著,都沒有太在意。

    僅僅教導指點?這算什么?

    黃袍尊者,還主動讓戰將護法指點過記名弟子呢!

    弟子越強……尊者自然是越滿意的。

    只要‘弟子之爭’,戰將護法以及其他一些天仙們別直接出手,以大欺小,直接屠戮。黃袍尊者一般都不會管的!若是以大欺小,惹怒黃袍尊者……呵呵,整個天狼界,還沒幾個敢挑釁如今的黃袍尊者。黃袍尊者脾氣可比在天庭時兇殘了很多。

    ……

    峽谷中。

    龍族少女的劍術,被破的七零八落,但她卻沒有絲毫喪氣,反而眼睛發亮充滿激動。

    這么多年了!

    終于有一位前輩,愿意認真教她了!

    要知道,即便是名義上的師尊‘黃袍尊者’也只是扔些典籍,隨手打發了她。

    第一次!

    有前輩高人細心指點。

    “我一定要抓住這機會,決不能錯過。”龍族少女努力學習著,她的劍術也在以肉眼可以察覺的幅度提升著。

    “好強的悟性?我遇到的那么多劍道天才,包括歡兒,論悟性都沒有我這女兒高。”秦云為之吃驚。

    心中吃驚,表面上卻是一揮手,手中的冰劍直接消散。

    龍族少女一愣,也立即收劍,乖乖在一旁,恭敬行禮:“謝前輩指點。“

    “還不算太笨。”秦云點頭,“還算可堪造就,回去好好想想吧。”

    “晚輩不知道何時還能再見前輩?“龍族少女心中緊張,連問道。

    秦云看著女兒,有些心疼,表面上點點頭道:““劍術之事,以后你可以去那山上尋我。”說著指向不遠處那座山上,旁邊霧氣都自然分開,顯現遠處的山峰。

    說完,秦云轉身離去。

    看著秦云離去,消失在云霧中。

    龍族少女滿是激動之色。

    “太好了,我終于走運遇到一位愿意教我的前輩高人了。“龍族少女無比開心,隨即暗笑,”還說我什么不算太笨,以為我聽不出來么?一定是看我悟性夠高!我的劍道天賦,都被師尊稱贊過的。這位前輩一定是看我劍道天賦夠高,所以才會來教我吧。“

    回到山上,石屋前,秦云遙看著那座峽谷。

    看著峽谷中滿是喜色的女兒,秦云也露出了一絲微笑,只是心中有些發酸。
天下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