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說 > 飛劍問道 > 第十一篇 滅蠻祖教 第一章 召集
    蒲曲龍君透過無盡遙遠時空,看著這里。

    “呼。”

    有法力透過虛空縫隙降臨,裹挾住秦云手中的那一柄上品靈寶‘戎金斧’,跟著就直接拽著進入虛空縫隙了。

    秦云、神霄道人張祖師、東海天龍都不敢吭聲。

    畢竟一位大能者愿意幫忙,就很走運了。

    幸好這位祖龍境大能,喜好收集寶物。

    “呼。”

    那一柄戎金斧穿越了遙遠的時空,終于抵達了蒲曲龍君所在處,不斷漂浮著朝蒲曲龍君靠近,越靠近越小,在比星辰還龐大的蒲曲龍君面前,戎金斧仿佛一個小芝麻點。

    蒲曲龍君伸出龍爪一抓,跟著又開口,聲音直接傳遞過來:“你妻子伊蕭,是在一座小世界內。天道所限,我無法降臨一座小世界內。”

    秦云也明白。

    天道庇護小世界,所以金仙佛陀等大能,真身無法降臨小世界。

    而道家三清、佛祖如來等存在,是無盡時空最巔峰存在,他們真身更是強大,都無法降臨‘大世界’。只能化身降臨!

    一個小小化身,蘊含力量就很弱了。

    “這是一張‘大挪移道符’,施展兩次后,道符便會化作灰燼。”蒲曲龍君一揮手,一張紫色道符便鉆進虛空縫隙,突破遙遠時空阻礙,好一會兒才終于到這一邊。

    秦云連伸手接過。

    “大挪移道符上,附有一虛空標記。”蒲曲龍君繼續道,“你按照這虛空標記激發大挪移道符,即可到囚禁你妻子伊蕭所在處!你帶著你妻子,再施展一次大挪移道符,就能輕易逃離。”

    “切記,這大挪移道符,最多只能讓元神境進行大挪移。”

    聲音還在回蕩。

    虛空縫隙就合攏起來。

    雙方聯系斷絕。

    秦云看著手中的這一張紫色道符,心中頗為激動,抬頭看到虛空縫隙合攏,急切道:“我還沒問我女兒的事呢。”

    “對龍君,不能有絲毫不敬。”旁邊東海天龍卻是連道,“你女兒的事,等救你妻子伊蕭的時候,問你妻子不就知道了?實在沒法子,再請龍君也不晚。不過以龍君的脾氣,能幫我們這些小輩就很不容易了,可是肯定還需要寶貝。”

    “不必著急。”一旁張祖師也道,“說不定你女兒就和你妻子伊蕭在一起!若是沒法子,再請龍君也不晚。對了,你感應看看,道符上的虛空標記是在何處?”

    “嗯。”

    秦云持著紫色道符,略一感應。

    嗡。

    以秦云對虛空的掌控,即便隔著遙遠的時空,都能前往一些小世界。對自己家鄉大昌世界的虛空感應就更厲害了。

    “什么?”秦云又驚又怒,他清晰感應到了一處地方。

    “秦云,你妻子伊蕭被囚禁在哪?在我們大昌世界嗎?”張祖師連問道,東海天龍也看著秦云。

    “就在大昌世界,而且是在蠻祖教山門內。”秦云咬牙切齒,“被囚禁在蠻祖教內部的一座洞天中。”

    “蠻祖教內部的洞天?”張祖師、東海天龍相視一眼。

    “秦云,我有個想法。”張祖師眼神中有著異彩,“這大挪移,和尋常的虛空挪移可不同!尋常虛空挪移,一旦空間凍結,空間封鎖,或者空間破碎震蕩,都是沒法虛空挪移的。”

    秦云點頭。

    他知道。

    因為他自己就能施展空間凍結的手段,一旦凍結,尋常虛空挪移就無法施展了。

    “我知道,大挪移更加高明。”秦云說道,“古虞界就布置有古老大陣,覆蓋整個古虞界,持著大挪移令就能立即離去。”

    “嗯。”

    張祖師點頭,“古虞界的大挪移,是借助那龐大陣法施展的,你們得到的令牌本身只是個引子,價值很低。然而龍君賜予你的這份大挪移道符,本身就能施展大挪移!雖然無法讓天仙們施展,但它的價值也近乎一件中品靈寶了。”

    大挪移……難度遠在虛空挪移之上。

    “蠻祖教,是我們大昌世界妖魔九脈之一。”張祖師說道,“從上古之時就存在,它根深蒂固,底蘊極深!為了抵擋我們,蠻祖教的陣法都是封禁空間,我等也無法虛空挪移進入。而秦云,你如今有這張大挪移道符,卻是能直接進入他們內部洞天中。你如今實力,應該能直接毀掉一座洞天吧。”

    “能。”秦云點頭。

    一劍,摧毀一座洞天,達到天仙境后他也能做到。

    “嗯。”張祖師露出喜色,“你救了你妻子伊蕭后,先摧毀那座洞天,自然就出現在蠻祖教老巢內。你乃是凡俗……不怕因為牽連到凡俗而遭到天劫,你先盡快摧毀蠻祖教的陣法,破壞的越多,我們從外面攻打就越容易。到時候,我們內外聯手,就有望將整個蠻祖教連根拔起,你覺得如何?”

    “好。”秦云干凈利落點頭,眼中都是殺意,“抓我妻子,囚禁我妻子,蠻祖教也是背后元兇之一。”

    “你救妻子心切,我還要你幫忙滅蠻祖教,真是慚愧,只是這的確是難得的良機。”張祖師有些歉意。

    秦云搖頭不在意道:“蠻祖教是妖魔九脈之一,它存在一天,就為禍一天!能除掉我自然會盡心。更何況這一計劃,對蕭蕭并無危險。就算蠻祖教底蘊很深,藏著什么秘密!以我如今實力應該能應對。就算真的遇到極惡劣情形,被迫要逃,借助大挪移道符也能立即帶著蕭蕭逃走。”

    “嗯。”張祖師微笑點頭,“那我現在就召集各方,各方聚齊后,你便可以行動。”

    “召集各方?”秦云微微遲疑了下,“我對人皇、摩訶菩薩、白前輩等一個個都不懷疑,只是天妖宮主她……”

    “哈哈,你和天妖不熟。”張祖師說道,“我可以用性命給你保證,她絕不會勾結魔神一方。”

    “秦云,你盡管放心。”一旁東海天龍也道,“你修行歲月短,我等和天妖宮主是生死之交,都是可以將性命交給對方的。”

    秦云微微一愣,微微點頭。

    大昌世界如今形勢較好,可從上古至今,也曾經歷過好些大戰。

    隕落強者有很多。

    張祖師、東海天龍都說用性命保證了,秦云自然也相信。

    ……

    摩訶寺內的一座洞天內。

    摩訶菩薩坐在一株菩提樹下,全身大放金光,蒙蒙金光照耀整個洞天,洞天內有許多僧人盤膝而坐,聆聽著摩訶菩薩講法。

    “摩訶,速來我神霄門,如今有一難得良機,有望一舉摧毀蠻祖教。”張祖師的傳訊。

    摩訶菩薩停止了講法,起身,邁步便消失不見。

    眾僧人們略有些疑惑但也沒多說。

    畢竟摩訶菩薩要做什么,是無需和他們多講的。

    ……

    在原州境內,一座路邊酒肆。

    一位胖老頭正坐在那,抓著一只烤羊腿大口大口啃著,吃得滿嘴油,胡子上都是油膩,又大碗喝著酒。旁邊有客人嫌棄看著這老頭吃相,只是這胖老頭絲毫不在乎,吃著的同時,這胖老頭也瞥了眼不遠處,不遠處有一小乞丐,正眼饞看著這。

    “嘿嘿嘿。”胖老頭搖頭晃腦吃著。

    “天生修仙的好苗子,不過心性還得考驗一二。”胖老頭暗暗道,同時盡情吃著,他是極喜歡吃的,從上古至今,這是他最大的愛好。

    “老白,趕緊來我這,有一良機,有望滅掉蠻祖教。”張祖師傳訊。

    “什么,滅掉蠻祖教?”胖老頭抓著手中羊腿骨頭一瞪眼,也傳訊問道,“有把握?”

    “秦云他跨入天仙境了,而且有機會直接進入蠻祖教老巢內部。和我們內應外合,希望很大。”

    “好,我這就來!”

    胖老頭扔下一塊碎銀子,抓著羊腿骨頭,就嗖的化作流光消失在天邊了。邊吃,邊趕往神霄門了。

    ……

    在錢州境內,一座青樓內。

    一身青衣的俊俏青年坐在那,喝著酒,聽著名妓彈著琵琶。

    這俊俏青年有著一雙劍眉,眼神卻有些狐媚,皮膚比許多少女都還嫩,初看還以為是女扮男裝,只是他卻明顯有喉結。

    他一邊聽著琵琶曲,喝著酒,眼神迷蒙,仿佛在回憶些什么。

    一曲談完。

    “王公子。”那名妓放下琵琶走過來,喊了兩聲,“王公子?”

    這俊俏青年才反應過來。

    “彈完了?來,陪我喝酒。”俊俏青年笑著拉著名妓入懷。

    “天妖娘娘,速來我神霄門,這次有機會滅掉蠻祖教。”

    “滅蠻祖教?”這俊俏青年眼中隱隱有紫光閃過,連傳訊道,“神霄,這蠻祖教從上古活到現在,可沒那么好滅,你可別騙我。”

    “我什么時候騙過你?你來我這就知道了。”神霄道人催促。

    “好。”

    俊俏青年當即起身。

    “我還有事。”隨手扔下一張銀票,俊俏青年一邁步身影模糊就消失無蹤。

    那名妓愣愣看著銀票,隨即笑了笑,她早就熟悉王公子的風格了。

    “呼。”

    遠處天際。

    這俊俏青年,束著的頭發炸開,衣服也變幻成紫色,喉結撫平,臉上線條更加柔和,眉心也顯現出了一道火紅印記。

    這位紫袍女子容貌絕美,有著惑亂眾生的魅力,此刻正化作一道紫色流光,直奔神霄門。

    ……

    這一天,大昌世界眾位最頂尖存在齊聚神霄門。

    ——

    第一章到,還有第二章。
天下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