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說 > 飛劍問道 > 第八篇 第二十七章 她一定活著
    “斬妖除魔的代價?”秦云站在半空。

    “這是代價嗎?”

    “蕭蕭……”

    秦云腦中卻情不自禁一幕幕場景浮現。

    猶記得第一次相見,那是廣凌郡選花魁,妖怪來襲!秦云要救塵霜她們卻來不及了,可關鍵之時,掌心雷一分為三轟擊在妖怪身上!秦云激動轉頭看去……一位淡青衣袍女子站在河岸邊上的欄桿上,衣袍隨風而動,有著修行人的出塵氣息。那一眼,是秦云第一次看到伊蕭,他只有一個感覺——“好美。”

    記得二人合力殺死水神大妖那次,秦云抱著重傷的伊蕭,御劍飛行……那是他們倆第一次親密接觸,彼此心中也都有了朦朧感情。

    八月十五中秋那一夜,月色太美,潮水太溫柔,月光下的伊蕭猶如仙子,秦云情不自禁親了上去。

    創出劍招‘江上明月’那一晚,二人定下誓約。

    “只愿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生死不相棄。”

    “生死不相棄。”

    這是一生的誓約。

    仙人洞府被困地下宮殿,二人成親,如神仙眷侶開開心心過著日子,不問紅塵俗事。

    ……

    成親十多年,二人相互依靠。

    妻子梳妝的場景、在一旁看自己寫字、和自己在小鏡湖畔散步、和自己一同去美食、一同騰云駕霧看東海朝陽北海冰山……

    “不。”

    “不,我不相信。”

    斜陽西風,西風蕭瑟,秦云心也一片冰涼。

    “蕭蕭一定活著,這個賀謙說他殺了就殺了嗎?傳訊印記消散,就一定是死了嗎?”秦云搖頭自言自語,像白家的‘白君月’就是一直不信她的哥哥死了,即便過去了百年,白君月依舊不信,依舊不停的執著尋找著。

    傳訊印記消散,代表天道都感應不到存在了。正常來說,代表了死亡。

    可天道感應不到,的確存在其他可能。

    比如,被送到了另一個世界,被送到了域外星空某處!這個世界的天道自然感應不到。

    又或者其他未知的可能。

    種種法術秘術陣法多的很,說不定就有法子蒙騙了天道。當然送到其他世界很難,蒙騙天道也很難很難。天下間也是公認,傳訊印記消散代表著死亡。

    “對。”秦云認定妻子活著,立即想到了諸多理由,“如果蕭蕭死了,為何連尸體都沒有?”

    “還有,那妖魔賀謙潛入西海龍宮禁地,如果真的只是為了殺蕭蕭。直接殺死不就行了?何必活捉蕭蕭,再虛空挪移離去?帶著蕭蕭這個已經達到真龍境一重天的存在進行虛空挪移,這代價可大的很。”秦云立即發現了這點,他眼睛都亮了,“付出這么大代價,將蕭蕭給擄走了,然后再殺?這根本不符合常理。”

    “對。”

    “不合常理。”秦云越想越加確信。

    秦云拿著巡天令,連聯系到了洪九。

    嗡。

    廣凌洪府。

    洪九看著眼前出現的秦云虛影,秦云此刻眼神有些瘋狂可怕。

    “洪九。”秦云急切連道,“蕭蕭一定還活著。”

    “什么?”洪九一愣。

    “你看,那個妖魔賀謙如果真要殺死蕭蕭。虛空挪移潛入西海龍宮禁地,直接殺就行了。為何要活捉,帶著一同虛空挪移逃出去后再殺?不是多此一舉嗎?蕭蕭可是真龍境一重天,帶著她虛空挪移……代價可是很大的。”秦云連說道,“而且如今連尸體都沒有,我覺得,蕭蕭一定活著。”

    “嗯。”洪九不由點頭。

    “洪九,你幫我推演,看蕭蕭是否還活著。”秦云請求道。

    “好,我這就試試。剛才我都是在追查嫂子的位置,以及那賀謙的位置。如今單純推演嫂子的生死,反而要容易不少。”洪九點頭。

    “嗯。”秦云連點頭,“謝了。”

    “小事而已。”洪九微笑道。

    雙方斷絕傳信后。

    洪九卻暗暗嘆息:“傳訊印記明明已經消散,秦云兄卻還是認定他妻子活著,試試看吧。”他再度嘗試推演。

    ******

    蠻祖教的洞天內,六界絕天大陣僅僅籠罩一里范圍。

    大陣內。

    伊蕭也恢復了清醒,也看到了眼前的紫袍人。

    “這是哪里?”伊蕭連站起來,同時她感覺到身體筋骨臟腑處處都開始刺痛,顯然離開龍池,沒了龍池力量,伊蕭血脈覺醒的疼痛在逐漸增強。

    “從今往后你就乖乖生活在這吧。”紫袍人賀謙微笑道。

    “你是那個凡俗妖魔,在廣凌城外我見過你,你將我抓來要做什么?”伊蕭盯著他,同時欲要調動法力操縱傳訊寶物,卻發現自身法力完全被封禁。

    “抓你?當然因為你那位丈夫!他可是壞了我的大事。”紫袍人賀謙說著。

    伊蕭感覺到身體疼痛加劇,皮膚表面雪白鱗片浮現,疼痛的忍不住化作了一條白色鱗甲的神龍,體型卻比剛覺醒時大了許多。她疼痛難忍。雖然法力被封禁,可血脈覺醒……和法力沒多大關聯,乃生命最本質的蛻變,連血液都在蛻變,筋骨肌肉鱗甲都在蛻變,都在自發的吸收著周圍的天地靈氣。

    周圍都有云霧凝結。

    大量靈氣環繞在伊蕭身邊,被她身體吸收著。

    “若是普通凡俗修行人,被封禁了法力,還可能餓死。你可是達到了真龍境,真龍的肉身都有諸多神通,吞云吐霧,吸收靈氣都是等閑。也餓不死你。”紫袍人賀謙微笑道,“你就在這等著吧,或許,將來你還有和你丈夫相見之日。”

    說著,紫袍人賀謙轉身離去,他身體穿過六界絕天大陣,卻沒有任何阻礙。因為這大陣如今就受他控制。

    大陣雖是蠻祖教主和他一同布置,但陣法掌控者只有他!

    顯然……

    那位帝君,最信任的還是賀謙。

    “這,這到底是哪里?”

    伊蕭化作神龍蜿蜒盤踞在這,看著猶如天幕般的六色彩光。

    這個六色彩光籠罩的一里范圍的小天地,只有她伊蕭孤獨在這。

    “云哥……”

    這一刻,伊蕭又擔心著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又思念著丈夫。

    ……

    廣凌洪府。

    “洪九,秦云讓你推演探查,不管結果怎樣,你都告訴他,他妻子還活著。”人皇吩咐道。

    “沒探查出來,也這么說?”洪九猶豫。

    “洪九,你們當初九位仙人一同轉世到我大昌世界,當然現如今只有你和朱八覺醒了記憶。”人皇道,“想必你也知道,我大昌世界會有一場翻天覆地的大災劫。”

    “嗯。”

    洪九點頭,“大昌世界的確是如此,正因為有大災劫,也是立下大功德的好機會。所以我們才轉世來此。陛下說這事?”

    “秦云的天資,在整個三界自然算不上耀眼,我聽說三界當中,無數世界中,有一夜悟道,就白日飛升成天仙的。”人皇說道。

    “是,比秦云兄更厲害的是有不少。可很多是出生就很了得,生下來就是天仙天龍的!又或者吃下一顆太上道祖所煉制的‘九轉金丹’,直接成天仙的。也有些是機緣極好,從小就被大能收為徒弟。”洪九說道,“秦云兄能在一人間世界有如此成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對,在我們世界,秦云天資很了不起。正常成長下去,兩三百年達到天仙實力都是把握極大的。”人皇說道,“若是我和張兄等一個個傾力栽培,秦云或許達到天仙實力還能更早。”

    “如今他妻子在西海龍宮禁地,卻被妖魔活捉走……不惜使用虛空挪移寶物!這代價可不小啊。”

    “再想想將來的大災劫,我的確感覺到伊蕭的事,背后怕有些算計。”

    人皇說道,“他們針對的應該是秦云!不過,如今還沒到大災劫爆發之時,所以對方在隱忍,只能玩些陰招而已。”

    “他們這么做?”洪九皺眉。

    “正常成長,秦云會一飛沖天,這誰都看得出。”人皇說道,“而修行人,心境很重要。一人受到挫折打擊,心境大變!甚至都會對原先的‘道’產生懷疑,修行的‘道’都會大變!秦云眼看著要一飛沖天,讓其受到打擊,改變其心境,或許他就會自此沉淪。”

    洪九微微點頭。

    心境大變……的確修行路也會發生變化。

    “我們不敢賭。”人皇說道,“不管他妻子到底真是生還是死!我們都要讓秦云相信,他妻子還活著。只要相信妻子活著……秦云的心境變化就不會太大。”

    “明白。”洪九點頭。

    “欲要讓秦云心境大變,怕只是最簡單算計。活捉了伊蕭,現在他們應該力量不夠。等時機到了……借助伊蕭,他們可以更好的算計秦云。”人皇說道,“畢竟相對于我、張兄等一個個,秦云相對好對付!”

    洪九微微點頭。
天下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