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說 > 飛劍問道 > 第七篇 第五十八章 天罰降臨
    “我苦苦閉關三十年,在壽命大限的逼迫下,我的‘道’終于有了質變,道之領域達到了二十里。但是絕對不可能做到眼前這一步。”魔主夏侯真心頭一涼,他卻不知,秦云第一次入道,道之領域就覆蓋了周圍二十里!

    在上古世界修行數十年后,雖說道之領域沒有再擴張,但的確提升了許多。

    當初帝京城一戰,秦云主要是驗證諸多招數,當其中一招切割了虛空,魔主夏侯真就認輸了!他并沒有看到當時秦云真正的實力。

    至于現如今?

    秦云從頭再來,重新‘入道’,一入道,道之領域便是三十里!這是質變!

    “轟轟轟!!!”

    雙方搏殺下。

    魔主夏侯真全身有諸多傷口,滿是血跡,雙眸赤紅,來來回回施展著心魔刀法的前六刀。

    “夏侯真,如果這就是你全部實力,那這一戰,到此為止吧!”秦云聲音響徹在夏侯真耳邊,心魔刀法前六刀對他再無秘密,秦云的劍光也開始變得狠辣。

    “孟一秋,我的確不是你對手,不過我還有第七刀!真正入魔之后才能施展的第七刀!”魔主夏侯真也不惜一切了,《心魔刀法》前六刀他都能控制得住,看似入魔,實則完全清醒!可第七刀……他自己都沒把握能恢復清醒。

    這純粹是他設想中的刀法,都未曾敢嘗試過。

    “接我第七刀!!!”魔主夏侯真全身翻滾著血色氣息,頭發都變得血紅,一道血色刀光劃過長空,耀眼奪目璀璨。

    “這刀法!”

    所有看到這刀光的,都情不自禁感到恐懼。

    這一刀代表著毀滅和災難。

    “也接我一劍。”秦云卻是來了興趣,這一次卻是難得的以攻對攻,“劍之天地,八極劍斬!”

    只見秦云的劍,一瞬間隱隱分化成八道劍光。

    八道劍光又最終匯聚合一。

    “撕拉——”

    虛空都承受不住,開始被切割撕裂開來,一條長約莫兩丈、最寬處足有三尺的黑漆漆虛空傷口被撕扯出來,這劍光斬在魔主夏侯真的刀上,嘭——魔主夏侯真那瘋狂的第七刀,刀光直接碎裂,戰刀本身都直接斷裂開來。

    頭發都變得血紅瘋狂的夏侯真,卻是大驚連避讓開來,可還是一條手臂被劍光直接絞殺化作碎末,鮮血飛濺。

    秦云這一次入道后。

    經過十余年修行,如今最霸道的招數就是‘八極劍斬’。

    八極劍斬,可斬萬物,無物不破!

    “破碎虛空。”斷臂后的夏侯真,看著那長約兩丈、最寬處足有三尺的黑漆漆巨大虛空裂縫,那虛空裂縫有著無盡吸引力,讓生命本能的渴望著。而且修行了一輩子,夏侯真最渴望的就是破碎虛空白日飛升,前往另一個世界。

    他血色眼眸中滿是瘋狂,大笑道:“孟一秋,我的確不是你對手,我輸的心服口服!!!”

    他的聲音在天地間回蕩。

    可他本人卻是瞬間化作流光,直接沖向那黑漆漆的虛空裂縫中,裂縫正在愈合,但因為足夠大,夏侯真輕易就朝里面鉆了進去。

    “什么。”秦云都吃了一驚。

    在夏侯真半邊身子沖進虛空裂縫時,忽然有大恐怖降臨!

    秦云臉色一變。

    他感覺到虛空裂縫處,大恐怖降臨。

    “天罰!”秦云立即確定。

    在上個世界,因為先天神魔血脈的緣故,且開天辟地沒多久,修行也容易,他可是達到過神魔境三重天的。

    對天罰自然也經常能感受到。

    他們那些神魔,根本不敢逾越!一旦逾越了線,天罰便會降臨。

    而這世界,秦云卻一次沒感應到過天罰!

    而當夏侯真主動進入虛空裂縫時,秦云感應到了。

    “不應該啊,天罰在降臨前,應該會有警示。”秦云暗道,“警示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做了,便會受懲!”

    “夏侯真沒到破碎虛空的境界,所以在天道中,是沒資格破碎虛空離去的?他硬是往里鉆,應該是得到警示的。”秦云暗暗猜測,“不過,對于即將達到壽命大限的夏侯真而言,天道警示也根本不在乎吧。而且這個世界的修行人們,已經很久很久沒聽說過天罰了。”

    天罰,對神魔仙佛而言,都很常見。

    這個世界,先天金丹就是極限!反而已經無盡漫長歲月,未曾聽聞天罰。

    天道警示……

    夏侯真雖然驚愕,卻也顧不得了。

    “嘩。”半邊身子進入虛空裂縫的夏侯真,身體卻開始支離破碎。

    “不,不——”夏侯真驚恐萬分,“我不甘心,不甘心。”

    在天罰下,他依舊身體完全粉碎,化作齏粉。

    尸骨無存。

    秦云站在半空看著這一切,天地間異象消散,戰斗余波也漸漸平息。

    “夏侯真竟然被天罰所殺。”秦云輕輕搖頭,“破碎虛空白日飛升,乃是天規!既然定下,自然不可違背。”

    秦云本人則是一邁步,來到那黑漆漆的正在愈合的虛空裂縫近處,觀看著虛空裂縫深處。

    他本人卻沒得到任何天道警示。

    畢竟這是他劈開的。

    如今這個世界,暫時也只有他有資格破碎虛空白日飛升吧!

    ……

    遠處觀戰的無數人們,因為高空中打的昏天暗地,雖然偶爾能看到耀眼奪目的刀光、劍光!但根本看不清詳細戰斗。

    忽然一切開始平息。

    天地間恢復平靜。

    人們只看到高空中,秦云站在一條黑漆漆的正在愈合的虛空裂縫旁凌空而立,默默看著。

    “虛空裂縫。”

    “這就是破碎虛空?”

    “孟一秋會不會已經能夠破碎虛空白日飛升了?”

    無數人們激動。

    三十年前的那一戰,雖然聽說孟一秋已經能夠切割開虛空了,可看到的人太少了。

    今日,卻是有太多強者親眼目睹!天下間先天境的強者們可是大半都來了,來觀這一戰。

    “咦?夏侯真人呢?”

    “夏侯真怎么消失了?”

    “沒有,周圍都沒有。”

    各方人們,甚至一些高手們都仔細觀察周圍十余里,連尸骸都找不到。

    遠處。

    秦云直接飛了過來,飛向了兒子孟歡、龔燕兒、孟玉香等人聚集的那片區域。

    “爹。”孟歡連主動迎上。

    秦云降落下來。

    “大哥。”孟玉香也歡喜,龔燕兒眉宇間也滿是喜色:“一秋。”

    “哈哈哈,一秋,這等移山填海、破碎虛空、毀天滅地的手段……神仙啊,當真是傳說中神仙才做得到的。”左堂從一旁走來笑道,隨即忍不住低聲道,“一秋,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已經能夠破碎虛空白日飛升了?”

    龔燕兒、孟玉香、孟歡等人頓時都一驚。

    秦云微微點頭:“應該可以了。”

    “爹,你不會現在就白日飛升吧。”孟歡有些急切。

    “放心放心,還沒到時候。”秦云笑道,不過也不遠了,五十年期滿自己就必須得離開。

    “孟長老,恭喜了。”戰神李如濟也帶著些李家人過來了,李如濟笑著,“看了這一戰,才知道和孟長老的差距。”

    秦云微微頷首,忽然嗖嗖嗖,遠處一群人影迅速飛奔而來,正是夏侯一族來觀戰的人們。

    “孟前輩。”為首的一位金袍青年連恭敬道,“敢問孟前輩,我家老祖可還活著?”周圍也有很多人連仔細聽著,夏侯真到底是生還是死?

    秦云看了那金袍青年一眼:“夏侯真已死!”

    那金袍青年臉色一白,不過夏侯家對這一結果也有準備。

    “我家老祖的尸體呢?”金袍青年追問。

    “我一劍破碎虛空下,他尸骨無存。”秦云說道。

    秦云隨即對身旁的孟歡等人吩咐道:“走吧,我們回去。”

    這一戰,也讓秦云對破碎虛空后前往的世界更好奇!

    只是……

     要離開這世界,就得和歡兒、玉香他們一個個分離,秦云也決定珍惜最后十幾年時間,好好陪陪他們。
天下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