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說 > 飛劍問道 > 第七篇 第二十九章 乘船去帝京
    秦云又看了下地榜第一到第十二。

    “這世界,雖然修行者肉身一般都不算強,可還是有些隱秘傳承的。隱秘傳承雖稀少,但能排在地榜前十的,卻個個來歷特殊,手段了得。”秦云暗道,“肉身強大,同層次幾乎難以斬殺。你砍我百劍千劍,我可以無視。我砍你一劍便要你性命。難怪排名都定的極高。”

    “若是在我家鄉,肉身弱的,都是施展符箓法術,或者遠距離施展法寶。而這個世界沒了神通法術,都是近身搏殺,令肉身強的極占優勢。”

    秦云看著排名都唏噓。

    世界天地靈氣稀薄,神通法術都無影蹤,自己家鄉世界若是再發展數十萬年,說不定也是如此。

    不過近戰之術也發展的極為了得,讓他這個入道劍仙都心癢癢,要去帝京城搜集各方典籍。

    ******

    三個月后。

    江河上。

    一艘大船順流一路往東,船上正是前往帝京城的秦云、柳清沙、董萬一行人,船上自然也有水手、侍女,這些都是周山劍派早就安排好,船上也配有大廚,每日準備好美食奉上。甚至沿途各地,都有周山劍派的人馬將新鮮食材送上船。

    秦云正飲酒小酌,看著兩岸的景色,景色秀美,江岸山林中更有各種鳥獸叫聲響起。

    “嗯?”欣賞景色的秦云,忽然皺眉看著江河前方,前方遠處正有一艘大船被諸多小船攔截,那些小船上更有些高手一躍而起上了大船,大船上也正有廝殺。

    “董萬,看看前面怎么回事。”秦云吩咐道。

    下面甲板上一襲青衣抱劍而立的青年‘董萬’當即恭敬應命:“是,長老。”

    大船揚帆順流而下,速度頗快。

    董萬更是遙遙喝道:“周山劍派行船,四方速速退避!”

    聲音滾滾朝前方傳去。

    “大哥,周山劍派的船。”

    “周山劍派又怎樣,我巨鯊幫豈會怕它?我等最多不搶奪它便是,還讓我們退避?”

    “口氣倒是挺大,這可是我們巨鯊幫的地盤。”

    江岸旁巨鯊幫的一群高手們原本正在悠然觀戰,可聽到遠處滾滾傳來的聲音,頓時色變。巨鯊幫也是當地第一大幫,幫主也是先天意境級強者,幫內后天圓滿的也有數十位之多,幫眾數千,是周圍數百里內頗有名氣的大幫派。

    此刻幫主巨鯊幫幫主‘歸永’臉上有著一大塊丑陋疤痕,冰冷遙遙看著遠處秦云的那艘大船,吩咐道:“老三,去看看,是周山劍派的哪一位,口氣這么大。”

    “是,大哥。”頓時一位高瘦男子連應道,隨即踏著江面化作殘影,直奔遠處周山劍派大船。

    待得靠近到數十丈。

    高瘦男子站在江面上,遙遙看著那艘大船,船甲板上站著的抱劍男子‘董萬’,讓這位高瘦男子一驚,連高聲道:“在下巨鯊幫錢叢,前面可是鎖云劍董少俠?”

    董萬,年僅二十五,就掌握天道意境級,在天下間也算頗有些威名。

    “是我,船上的乃是我家太上長老,你們巨鯊幫還不速速退去。”董萬冷然喝道。

    “周山劍派太上長老?”高瘦男子嚇得一個心顫,連高聲應道,“是是是,我等立即退去。”

    嗖。

    高瘦男子踏著江水迅速飛竄,同時高聲喝道:“小的們,全部撤,撤!”

    “撤?”

    江河上諸多小船的幫眾們都疑惑,有些都殺到商船上了。

    “老錢,你讓我們撤?”那商船上一拎著大斧的光頭壯漢高聲喊道。

    “劉舵主,撤撤撤,快撤。”高瘦男子怒喝道。

    光頭壯漢有些納悶,不過既然副幫主如此嚴厲怒斥,他們也只能聽了。

    “走走走,撤了。”

    “撤。”

    商船上三位舵主立即帶著一群悍勇幫眾,抱著一些能看到的寶貝,不甘心的立即下船迅速離去。

    而商船上,諸多護衛們拼死保護,大商人‘汪海’帶著家眷也有些后怕,外面一些寶貝被擄走他們不在乎。最重要寶物都是隨身帶著的。

    “我這次舉家逃離,也不知道怎的被巨鯊幫探查到了消息,要殺我奪寶。”汪海帶著妻女,看著江面上一艘艘小船迅速退去,“之前我數次求饒,花錢買命都不行,怎么現在都撤了?”

    “爹,他們都走了?”

    “走了。”

    這一家子惶恐不安。

    而遠處江岸上巨鯊幫的幫主等人,也聽到了副幫主錢叢的稟報:“幫主,那船上有鎖云劍董萬,還有周山劍派太上長老孟一秋。”

    “孟一秋?”巨鯊幫幫主歸永丑陋的面容上露出驚色,隨即連喝道,“小五,速速準備些寶貝,不用太多,也不能太少。價值一萬兩便足以,速速隨我去賠禮。”

    “是。”小五是一位貌美女子,賠禮當然讓美女去。

    “孟一秋?”

    “血刀宮太上長老方臣書被他所殺,甚至孟一秋都毫發無傷。”

    “當時他可是一對十五,十五個先天強者,一劍一個,都是一招斃命,連殺四個先天意境級強者。可怕啊。”

    巨鯊幫眾人都有些心顫。

    在江湖上混,最重要的是眼力勁!情報也得夠靈通,否則一不小心得罪了一些可怕人物,怕就立即是覆滅之禍。比如這位‘孟一秋’,輕易就能覆滅他們巨鯊幫。幫主歸永在這位孟一秋面前都走不過一劍!如此存在,巨鯊幫當然乖乖當孫子。

    很快巨鯊幫準備好禮物。

    呼呼。

    歸永帶著小五,乘坐一艘小船,先天真元操縱小船,小船以極快速度破水前行,直奔周山劍派那艘大船,待得靠近十余丈才停下。

    “小的巨鯊幫歸永,之前不小心驚擾了孟公子,惶恐不安,特獻上些禮物,還請孟公子大人大量。”歸永那張丑臉卻滿是笑容,恭敬行禮。旁邊的小五則立即竄出,在江面上點了兩下,就躍上了周山劍派的甲板上,恭敬奉上匣子。

    “行了,你們退下吧。”有侍女接過禮物,董萬隨意吩咐道。

    “是。”小五笑著退下迅速回了那艘小船上。

    歸永老臉上熱情恭敬的很,操縱小船退避到遠處,目送著周山劍派那艘大船離去。

    “呼。”

    歸永這才松了口氣。

    “大哥,我們退避就給了這位孟公子面子了,怎么還要來賠禮?”小五在旁邊說道。

    “你懂什么。”歸永說道,“這位孟公子當初身中劇毒,摯愛拋棄他,他師父又被他連累身死。經歷這么多,你知道他現在什么性子?說不定就變得狠辣睚眥必報。我等這次雖然盡皆退避,可那位孟公子若是覺得……我巨鯊幫竟然沒主動賠禮,是不給他面子,怕是哪一天順手之時,便會要了我性命了。”

    歸永慨嘆:“總之,面對這等高人,就得供著敬著,不能有一絲怠慢。而且禮多人不怪!”

    “明白。”小五點頭。

    ……

    “原來是周山劍派太上長老孟一秋。”汪海見狀了然,不由露出喜色,“這次能碰到他算是走大運了,只要等會兒我們的船跟著,不用太近,離著百丈遠。一路上怕就沒誰敢來對付我們了。”

    “孟一秋?就是那個因為海棠仙子而身中劇毒自毀前途的孟一秋?”旁邊少女說道。

    “閉嘴。”汪海瞪眼。

    少女連捂住自己嘴巴。

    “我得去獻上謝禮,別給我搗亂,夫人,給我看好這丫頭。”汪海立即帶著兩名手下,乘坐一艘小船去秦云那艘船上送上謝禮。

    ******

    片刻后。

    秦云喝著酒,柳清沙也在一旁陪師父閑聊,而董萬這時候則是捧著兩匣子上來,恭敬道:“長老,這是巨鯊幫的賠禮。還有這是前面那艘船主人‘汪海’的謝禮。”說著打開了兩個匣子,一個匣子內是一對拳頭大的珍珠,的確是奇珍,價值得過萬兩銀子。

    萬兩銀子,算上一筆巨富了。不過對巨鯊幫而言,拿出來還是很輕松的。

    而另一個匣子內,卻是巴掌大的白色暖玉,暖玉內隱隱有光華流轉,乃是一塊蘊含靈氣的玉石,值得上數萬量銀子。

    “一個商人,謝禮竟如此重?”秦云有些驚訝。

    旁邊董萬笑道:“我猜汪海可能會跟著我們一同前行,借我們的勢,保他安全。唯恐我們惱怒,所以送上如此重禮。”

    “嗯。”秦云點頭。

    的確。

    那艘大船已經減慢速度,不敢在前面,先讓秦云的大船行進在前面。汪海商人的那艘大船則是跟在后面約莫百丈遠。即便是些脾氣不好的,收了如此重禮,對方大船又是在后面百丈遠,也不會在意的。這一路上,汪海商人一家的確再也沒遇到麻煩。

    數日后。

    “帝京城到了。”秦云走到甲板上,遙看前方,前方是一座雄偉龐大的城池,帝京城歷史上多次成為一國都城,歷史悠久,如今也是人口千萬的大城,堪稱如今這世界的天下第一城。

    ……

    而帝京城的東關碼頭。

    安國公段家的人馬早就在這候著了,四周大批護衛,中央更是一群穿著華美的男男女女,‘孟玉香’更是被簇擁著,兩名美貌侍女小心伺候著,一旁段家二公子‘段奇峰’也小心陪著夫人。自從冰霜劍‘孟一秋’劍斬方臣書的消息傳開后,在段家原本地位已經大大下降的‘孟玉香’一下子地位飆升,連段家那位掌家的老太太都對孟玉香親切的多,段家各房也對孟玉香敬重許多,連花心的段二公子也越加哄著這位夫人了。

    “按照周山劍派給的消息,算算時間,我兄長該到了啊。”孟玉香翹首以盼,她很清楚,她在段家的依仗,就是她背后的兄長。

    ——

    拉下月票!番茄求下月票支持!
天下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