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校花的全能保安 > 第兩千五百四十九章 只救一個
2549
別墅外。
許太平,林虛懷,劉一槍三人站在距離別墅大概一百米遠的一條巷子里,往別墅看。
“就是那里了!”許太平指了指別墅的方向說道。
“直接殺進去么?”林虛懷問道。
“不行。”許太平搖了搖頭,說道,“我們現在還不確定牛默羅跟阿紫是否在這里,如果不在這里的話,那我們這么做無異于打草驚蛇。”
“那要怎么辦?”林虛懷問道。
“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聲東擊西,你跟一槍去制造一點混亂,把別墅里的人引開,最好能把斯巴魯也引開,我再找機會潛入別墅之中,看能不能確定他們的位置。”許太平說道。
“這沒有問題!”林虛懷說道。
“那好,就按著這么做吧,戴上面具。”許太平說著,帶上了一個猴子的面具擋住了自己的臉。
林虛懷跟劉一槍兩人也都帶上了面具。
“現在不清楚這邊到底有多少高手,所以,你們要格外注意安全,遇到是不可為的情況一定不要強來,這次行動總共十分鐘,十分鐘后,你們就前往剛才咱們找的集合點集合,不要糾纏,明白么?”許太平臉色嚴肅的說道。
“明白!”兩人一同點了點頭。
“那行,行動吧!”許太平說著,往前走去,林虛懷跟劉一槍兩人趕緊跟上。
沒多久,一陣爆炸聲,從別墅旁邊的位置傳來。
別墅內警報聲響起,一群群荷槍實彈的保鏢往爆炸發生的位置而去。
與此同時,別墅內。
聽到爆炸聲的斯巴魯猛地從沙發上坐了起來,他走到窗戶邊上往外看了一下,發現爆炸是從別墅的左側傳來的。
“哪個不知死活的人,敢來我這里鬧事!”斯巴魯黑著臉,往別墅左側的方向走去。
“你可小心著點,巫師大人!”希米亞一邊說著,一邊跟斯巴魯一起離去。
隨著這兩人離去,許太平的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別墅內。
許太平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個手表一樣的東西,在上面按了一下。
滴的一聲,一道道紅外線從這個東西上面發出。
幾秒鐘后,這東西發出提示音:“發現生命跡象,位于地下三米處。”
許太平將這東西收了起來,隨后在別墅內轉了一圈。
很快的,許太平發現了通往地下室的入口。
許太平輕而易舉的解開了地下室入口的鎖,而后進入到了地下室。
地下室內,阿紫又坐在椅子上看電視。
外面的爆炸聲她隱約聽到了,但是卻一點都不關心。
“阿紫!”許太平的聲音從地下室入口處傳來。
阿紫愣了一下,看向地下室入口,一眼就看到了許太平。
“許哥!”阿紫激動的站了起來,隨后,阿紫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一張臉陡然冷了下來,臉上的激動之色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許太平趕緊走到了阿紫的面前。
“你沒受傷吧?”許太平問道。
“我…沒有。”阿紫搖了搖頭,說道,“你怎么會來這里?”
“我跟蹤斯巴魯過來的,先別寒暄了,你有看到一個叫做牛默羅的人么?”許太平問道。
“在那個房間里!”阿紫指了指關押牛默羅的房間。
“好!你在這里等我!”許太平說著,沖向了一旁關押牛默羅的房間,直接一腳將門踹開,而后走進了房間內。
牛默羅坐在地上,看到許太平進來,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你真的來了!”牛默羅激動的說道。
“你怎么樣?”許太平問道。
“我沒事!”牛默羅搖了搖頭,說道,“就吃了點苦頭而已。”
“那就好!”許太平松了口氣,而后直接將牛默羅身上的枷鎖給拆開。
牛默羅總算是恢復了自由。
“走吧!”許太平攙扶著牛默羅往房間外走去,跟阿紫匯聚到了一起。
“阿紫,走吧!”許太平對阿紫招呼了一聲,往地下室入口走去。
“不報仇了么?那個叫做斯巴魯的人,他殺了我的很多族人。”阿紫問道。
“先把你們送出去,之后再考慮報仇的事情!”許太平說道。
“我不想等,我想你現在就殺了他,他殺了我那么多族人,我一刻都不想讓他活在這個世界上!”阿紫激動的說道。
“那么著急干什么?你們現在待在我身邊只能成為我的累贅,等我把你們安頓好之后,要怎么報仇我們可以再商量,用不著急在這一點時間!”許太平說道。
“你真的會幫我殺了他么?”阿紫問道。
“當然會,走吧!”許太平說道。
阿紫猶豫了一下,跟著許太平往地下室入口處走去。
就在這時,幾個人影出現在了地下室入口處。
“我就覺得不對勁,果然是聲東擊西!”斯巴魯冷冷的看著許太平說道。
對于斯巴魯的出現,許太平并不意外,聲東擊西這種事情根本拖不住斯巴魯多少時間,而他需要的起身就是一兩分鐘的時間,只要這一兩分鐘時間內斯巴魯不在牛默羅跟阿紫的身邊,那許太平就有足夠的把握能夠救出這兩個人,最怕的就是斯巴魯緊跟著牛默羅跟阿紫,這樣他要救人的話,難度會變得非常的大。
眼下斯巴魯被林虛懷他們吸引走了大概兩分鐘左右的時間,這在許太平看來已經足夠了,現在斯巴魯出現,只能加速斯巴魯的死亡,因為此時的許太平已經是全盛狀態的許太平,而斯巴魯,則是重傷未愈的那種,兩人如果交鋒,那斯巴魯幾乎就是死路一條。
“干掉這個人!”斯巴魯大聲命令道。
斯巴魯身邊的手下紛紛持槍上前。
這些人都是拿槍的普通人,面對著這些普通人,許太平采取了最簡單的方法。
勢!
一股威壓從許太平體內迸發而出,輕而易舉就將這些普通人給拍在了地上。
“是個高手!”斯巴魯瞳孔微微一縮,隨后,斯巴魯的眼睛猛然一亮,叫道,“你是之前那個人,那個打傷了我的人!”
許太平冷笑著看著斯巴魯說道,“我是來殺你的人!”
說完,許太平陡然一個加速沖向了斯巴魯。
“混蛋,我早該知道你是為了他們來的!”斯巴魯大叫一聲,將手深入口袋,按下口袋里的某個東西的按鈕。
下一刻,白光亮起。
斯巴魯整個人就這樣消失在了許太平的面前。
許太平停下腳步,并沒有繼續往前,很明顯,斯巴魯是用了微型蟲洞裝置轉移走了,他再追擊的話,根本沒用。
就在這時,又一道白光,從許太平的身后亮了起來。
許太平猛地回頭一看,只見那白光竟然是從阿紫的身下亮起的。
“阿紫!”許太平趕緊沖了過去。
“救…”阿紫的話只來得及說出一個字,下一刻,阿紫就消失在了許太平的面前。
許太平撲了個空!
“混蛋!”許太平憤怒的握緊了拳頭,他之前太著急要把阿紫他們帶離這里了,卻沒有想到要檢查一下阿紫的身上是不是被裝了微型蟲洞發生器,結果,就因為這樣的一個疏忽,阿紫竟然又被轉移走了。
“你給他做了幾套設備?”許太平問牛默羅。
“總共四套。”牛默羅說道。
“四套?”許太平稍微回憶了一下,說道,“那他的所有設備應該都用了!”
“現在怎么辦?”牛默羅問道。
“你能不能找出他們的終點?”許太平問道。
“這兩套設備的終點應該是在非洲,但是我們現在去肯定來不及了。”牛默羅說道。
“非洲…”許太平無奈的閉上了眼睛,此時的他距離非洲幾千公里,現在前往根本來不及。
“阿紫,我對不起你啊!”許太平咬著牙咆哮道。
“你放心吧,那個小姑娘沒事的,斯巴魯需要她來解毒。”牛默羅說道。
“我知道…但是…哎…”許太平無奈的嘆了口氣,他先是說要守護阿紫的寨子,結果阿紫的寨子被人屠戮一空,然后他要來救阿紫,結果阿紫又被人給傳送走了,許太平這算是對阿紫失信了兩次,這讓許太平無比的難受。
突然,許太平猛地看向了地下室入口處。
“你給我站住。”許太平呵斥道。
正打算悄悄離去的希米亞,猛地停下了腳步。
“我其實跟他們不熟。”希米亞一邊說著,一邊往后腿。
“我讓你站住!你聽不懂么?”許太平黑著臉問道。
希米亞直接轉身就跑,根本不管許太平說什么。
就在希米亞即將跑出地下室的時候,忽然,許太平的身影從天而降,擋在了她的面前。
許太平沒有任何憐香惜玉的意思,直接一記重拳對著希米亞的臉就轟了過去。
希米亞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表情,隨后,希米亞抬手一揮。
下一刻,許太平的拳頭之上飆射出一道血光,而希米亞的身體也在極短的時間內后退了幾步,躲過了許太平的拳頭。
許太平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拳頭。
拳頭上是一條被切割出來的傷口。
“真以為我是隨隨便便的人就能欺負的么?”希米亞拿著一把手術刀,似笑非笑的看著許太平。
天下彩票